幻月书院 > 仙侠小说 > 白首妖师 > 第二百七十九章 白发如草

第二百七十九章 白发如草

最新小说: 长歌当宋赛博朋克之骇客纪元忍者就该出肉装斗罗之开局签到祖龙武魂撒野孙策的野望黑化鸣人的自我修养七芒星仙山我作主天道游戏编辑器

    范老先生已然死灰般的心间,忽有大浪掀起,风波汹涌。

    清江老儒范悟,嫉恶如仇,德行高重,与仙师方尺为友,忠国爱民。曾著《论国》一篇,扬名世间。因见世间不公,世风邪侫,身为郡守,亦无能左右,于是化身为鬼,走于世间,专斩法不能治之妖鬼,得“鬼官”之名,百姓敬之,皆立生祠,日夜祷告,盼天清地明。

    后因事发,无颜面见故友神王,故留书自裁,以谢其罪。然临死之际,仍留遗策一道,上陈神宫仙殿,说尽世间蔽病初源,惟愿广开商路,一解百姓之苦,二壮大夏国威……

    ……

    ……

    范老先生的心间,莫名的出现了一行行的字。

    那是他所能想到的,在自己死后,世人对自己的评价……

    而这种评价,在某种程度上,竟如大树扎根,瞬间在他心底疯长了起来。

    他用力的摇晃着脑袋,想将这个想法摇走,却发现竟做不到。

    ……

    ……

    “你……你是不是给老夫用了慑魂之法?”

    范老先生的目光,都已变得有些惊恐,忽然向着方寸大叫。

    而方寸则是认认真真的摇头,轻声道:“老先生明白,晚辈皆是坦言相告!”

    “你……你比用了慑魂还要可怕……”

    范老先生死死的看着方寸,眼神变得疯狂,里面满满都是血丝,他像是要冲上来与方寸拼命,但良久良久,却又只是苦笑了起来:“你夺了老夫的名,坏了老夫的事,毁了老夫一辈子经营的一切,而如今……如今到了临死的时候,你竟还要利用老夫,做你的事……”

    “小儿,你怎可如此歹毒……”

    “当年的方尺,敦厚君子,怎么会有你这等不择手段,狡诈阴险的弟弟……”

    “……”

    方寸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听着范老先生的痛骂。

    而范老先生骂了许久,似乎将一辈子没有骂过的话全都骂了出来,却是越骂越颓然,声音也越来越低,到了最后时,他沉默了下去,良久之后,才低声道:“但你说的没错!”

    他抬头看着方寸,眼中皆是黯然:“老夫只能答应你!”

    “没想到,我居然真的会帮着你,来陷害自己……”

    “……”

    方寸面无表情,轻轻揖礼,道:“我替天下人,谢老先生了!”

    “莫要谢我!”

    范老先生长长的呼了口气,猛然坐直了身子,冷喝道:“老夫只当还了你方家因果!”

    说着大喝:“拿纸笔来!”

    一边的小狐狸,得了方寸的眼神,将自己平时练字的纸笔取了过来。

    方寸亲手接过,便在云上翻开,替老先生研墨。

    范老先生似乎心情好了许多,竟有了几分疏狂之色,翻动宣纸,看到了小狐狸练字时抄录的经义,冷笑一声,看向方寸道:“还以为你方家人真个都是事事皆通,天资盖世的天才,呵,却也不见得,分明是个须眉男儿,写的字却如小孩子一般稚嫩,甚至还有几分妖气……”

    方寸沉默了一会,道:“老先生说的是,这字以后还要加倍的练!”

    范老先生冷笑:“起码要加十倍的功夫去练!”

    方寸认真点头。

    一边的小狐狸顿时打了个哆嗦!

    ……

    ……

    “方二公子在做什么?”

    而在方寸在云上与范老先生交谈时,周围也不知有多少炼气士心间大感迟疑。

    如今灵井之中,灵泉已起,而七族三位族老也皆已毙命,高阶炼气士死伤惨重,只有少数逃了,留在了众人面前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趁机扑向七族,借着搜察罪证之名捞些好处,比如安抚清江百姓,再比如商议一下对策,该如何对上面的神宫交待这里发生的事情等等!

    这些事,他们自然也可以做,但却不能有守山宗的缺席。

    而守山宗,这时候则尽皆沉默不言,都在等着他们的方长老给出意见。

    可谁能想到,那位方长老,竟是躲在了云上,久久没有露面?

    谁都知道这时候的云上还有谁,正是范老先生……

    而且众修皆明白,范老先生乃是一定要死的,他不死,守山宗做的一切,都只是个笑话,但这位老先生,已然身负重伤,要杀了他是件很容易的事情,方二公子还与他多说什么?

    总不能是拷打范老先生,逼问什么秘密吧?

    ……

    ……

    一百个人里,这时候起了一百个猜测,皆满面的疑惑,但又不好去打扰。

    惟有宗门之间,互递眼神,皆心间有了计较:这一次的事情,算是让每个人都满意,他们下一步要做的,便是如何在收拾残局的时候拿下属于自己的一份利益,毕竟,以前五宗每三年,都会有一批龙石赐下,而清江出了这么大的事,这批龙石已经非常风险了……

    另外一件事,便是如何制约守山宗。

    最初方二公子走五宗,赚声名,他们便隐隐心动,颇有借了方二公子与九仙宗的神目公子打擂台的想法,如今这件事已经超额达到了目标,剩下的,便是看看在后续上面人对守山宗的打压之中,如何拿捏其中的分寸轻重,如何在清江留给守山宗一个合适的位子了!

    当然了,守山宗重返六宗之事,已成定局。

    但总不能真让他们一下子便跳到了另外五宗的头上去。

    ……

    ……

    “醒醒,醒醒……”

    城外,那鹦鹉不满的叫醒了那个打瞌睡的年青郡守,絮絮叨叨的道:“爷是宠物,不是替你看门的狗……我说里面已经安静了这么大半天了,咱们啥时候进去索贿啊?”

    “急什么……”

    那年青郡守伸了个懒腰,道:“先让他们自己搞一搞,反正现在清江一团乱麻,等他们自己争来争去,争得焦头烂额,收拾不了的时候,咱们再打着老乌龟……不,鼋神王的旗号,进去狐假虎威,分配利益,哈哈,到了那时候,你说他们会不会抢着给咱们送好处?”

    鹦鹉不满的道:“那你盯着,我睡一会!”

    年青郡守笑道:“一起睡好了,到了现在,已经不会再有什么新鲜事了……”

    ……

    ……

    巷尾,黑衣的老板,认真的帮小猫磨着指甲。

    园子里,凰袍女神王用力一拍石案,不满道:“一剑杀了就是,啰嗦什么呢?”

    ……

    ……

    远离清江城的云中,神目公子陆霄正踏云往陆家赶去,眼神逐渐变得坚定。

    ……

    ……

    “哗啦……”

    在一片让人心神难宁的死寂之中,忽然间半空中的云气骤然被人挥散,惊人的狂风刮了起来,一下子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急急的向着那已安静了许久的半空中看了过去。

    然后他们便看到,一道宽袍大袖的身影,缓缓显露了出来。

    “范老先生?”

    见得那人,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他们本以为那范老先生,定然已被斩杀,孰料如今居然还没有死?

    紧接着便是无尽疑惑在他们心间升腾了起来,范老先生居然还活着,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那方二公子不愿下杀手?这可就麻烦了,这范老先生毕竟是一方郡守,哪怕众修已经给他定了性,坏了名,但却谁也不敢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向他下杀手,以免惹来大麻烦……

    守山宗不杀他,那谁能杀他?

    “罢了,罢了……”

    而在一片惊惶不安的目光之中,只见范老先生大袖轻挥,低声叹惜,但声音却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老夫一世为了百姓,一世为了大夏,著书解经,是此,出而为官,是此,救治灵井,是此,即便……即便是化身鬼官,斩杀妖邪,同样也是为此……”

    “哗啦啦……”

    无数眼神惊愕难解的看向了空中。

    承……承认了?

    他居然当众承认了自己是鬼官?

    无法形容,这时候整个清江城的上下人等,眼神是何等的精彩……

    “而今事发,老夫已无颜再立于世,是时候兵解而去了……”

    而范老先生感受着那些目光,心间是何等轻蔑,且不去提,他的声音却还稳稳当当:“然老夫私刑诛邪,犯了大夏之律,但却自忖,从未对不起这一颗赤诚丹心,今日老夫自去,非是畏罪而亡,只愿老夫一命,可唤得天眼看世间,给我大夏,给天下百姓,换得一缕生机……”

    “今有一道遗策在此,愿诸同道深省之……”

    “……”

    方寸没有去看,听着范老先生那些话的清江炼气士与百姓们,是何表情。

    他已借着散乱的云气,缓步走到了城边,进入了早就已经停泊在了此处的法舟之中。

    他听着范老先生慷慨激昂的讲着那些大义凛然的话,便如他生前讲了无数次的那样,然后听见了那位老先生大呼三声“吾去也”,紧跟着便是满城之人的惊呼与大喊之声……

    “走吧!”

    他低低叹了口气,向前面的小青柳说着。

    法舟开始轰隆浮空,缓缓前去。

    “犬魔、鬼官、灵井……三件事,我都做完了!”

    方寸在这时候,心里暗暗想着,也是同一时候,他看到了小狐狸惊恐的目光。

    舟外的凉风吹了进来,方寸端坐不动,白发如草。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