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书院 > 言情小说 > [综]我还能苟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第二百二十五章

最新小说: 我有一块命运硬币名侦探世界的武者大汉海贼空军我在火影圈养玩家氪命从火影半神开始回档奔流时代妖经怪记回魂门我要走红天真有邪

    即便这个现状可以说超乎了自己的理解范围,赤司征十郎也还是在努力思索着。

    ……不,也许也不能算是完全超乎他的理解范围。

    毕竟黑川归实先前才刚给他讲过,说要找法阵什么,而现在,他认为之前的那两个人,并且也应该是让他落到现在这个境地两个人,十有**跟黑川归实所寻找的那个法阵有关系。

    那么对方又是为什么要把他抓过来呢?只是因为本该是看不见的,而他却看见了他们?

    赤司征十郎想起了在失去意识前听到的,他们的那些对话,不由自主的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左眼。

    ……因为他的这只眼睛?

    赤司征十郎面无表情。

    这只眼睛在他们看来,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哪怕是周身的气势完全不像是高中生,能够将旁人吓得腿软,在球场上的战斗力强得令人匪夷所思,可赤司征十郎还是觉得,自己就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就算是眼睛被称为“天帝之眼”,能够看穿对手的一举一动,他也并不认为这是什么特异功能。

    毕竟是从小生长在科学社会,接受科学的教育长大的,若不是因为家族原因多少要接触到一点,又加上黑川归实多次找过来的话,他根本就与这边的世界绝缘。

    能够见到鬼魂什么的就更加不可能了。

    那两人对他的眼睛感兴趣的话,那就说明他对他们来说还是有价值的,也就意味着暂时的安全。

    赤司征十郎想着。

    但是之后就不一定了,往糟糕的方向去想的话,接下来他们就算是计划将他的眼睛挖出来都不奇

    怪。

    即便是想着这样的事情,赤司征十郎的脸上也依旧是一副没有什么波澜的样子。

    并不是说他已经看淡了生死,或者说将自身的安全置之事外,只是无谓的慌张没有必要。

    像是赤司家这种家世显赫的大家族,从小开始就会给继承人灌输这种观念了,也就是遭受到绑架时的最佳做法,类似于这种的教育。

    虽然现在这个情况,怎么跟绑架联系不起来,但是对待方法也差不多吧?

    赤司征十郎又看向了椅子周围的,那画在了地面上的花纹,刚好围成了一个圈,他就在这个圈里。

    这花纹看起来,也像是某种阵法的样子,那两个人也不会就那么心大放任他自由,那么这个东西,很大概率跟绳子手铐的作用差不多。

    未知意味着可能存在的危险,赤司征十郎没有尝试着去触碰,或者是直接往外走。

    总之以他现在的力量,是没有办法跟那些超乎于科学领域之外魔鬼蛇神抗衡的,那么现在又该怎么办呢?

    赤司征十郎不可避免的想起了黑川归实,想的是,或许少年会来救自己,随后又将这个念头打消了。且不说这个可能性有多么低,单是这种,只能无力的等待他人救援的软弱性,就让他十分不喜。

    各种想法在他的脑中打转,随后他又听见了从门口处传来的脚步声,不过片刻,他之前见到的那两个人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里比起地底下,更像是什么仓库或者工坊,甚至有昏暗的光线从窗户外洒落进来,只不过那窗户修得很高,根本就看不见外面到底是什么样的景象。

    “咦?居然这么快就醒了,我就说他的资质很高嘛。”莉达有些惊喜的道,“不只是资质,就连底子,身体素质也很不错的样子。”

    “再好又有什么用,不过是附加条件罢了,”盖洛普冷哼一声,“没有任何用处。”

    “啊啊,真是可惜了,如果不是……”

    “如果不是要用来作‘祭品’的话,你想要做什么?”盖洛普毫不留情的嘲讽道,“看上了这小鬼的皮相,想把他带走?”

    “讨厌啦,不要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莉达似是十分娇羞的样子,随后那双眼睛不带感情的看向了赤司征十郎,上下打量了一下,又将视线落在了地面的法阵上。

    “真亏你没有第一时间就想着要逃跑,不然碰上了这法阵形成的屏障的话,可是要吃苦头的。”

    可不只是像是透明的玻璃墙一样隔绝开来那么简单,要说效果的话,大概是跟激光墙差不多吧。

    “……你们是打算做什么?”赤司征十郎道。

    “真是冷静呢,连心理素质都这么棒,真是越来越让我感到可惜了。”莉达说着。

    “与你无关。”盖洛普一副不打算多说什么的样子,可莉达却道:“有什么关系呀,他想要知道,那就告诉他吧,关于他之后的命运。”

    莉达笑嘻嘻的,用手指向了赤司征十郎的眼睛。

    “你拥有一双,十分罕见的眼睛呢。”

    他们在来到这个学校之前,也没有特意的调查过这里的学生,自然也就不知道赤司征十郎,更不知道这里还有这么一双特殊的眼睛存在。

    不存在于计划之中,可这就像是突然在地上捡到了宝物一样,就算预算足够,但也不妨碍他们弯腰去捡,这并不妨碍什么,又十分轻松,可以说是锦上添花。

    “啊,放心,现在的话,我们还不会将你的眼睛取出来。”

    只是“现在”。

    赤司征十郎注意到了这个词。

    “因为你的眼睛,严格来说还没有完全‘成熟’,”莉达道,“所以,在那之前要通过一点小手段,才能将眼睛的效力最大化。”

    要说在之前,突然有人告诉赤司征十郎,说他的眼睛很特殊,可能拥有什么特意能力之类的,他是一点都不会相信的,可是现在,却是不得不信了。

    赤司征十郎刚想要说什么,却忽地一顿,皱眉捂上了自己的左眼。

    ……什么,这个感觉。

    “啊,看你样子,应该是开始了吧。”莉达走过来,绕着他转了几圈,“这个法阵也起的‘催化’作用,应该是觉得眼睛开始热起来了吧?”

    “之后可能还会变得有点痛,稍微忍耐一下哦。”

    女子这么说着,话语中甚至带上了些许担忧。

    明明之后就说要将人的眼睛取出来了,并且应该也不会好心的用什么止痛药之类的,现在却说要让人忍耐这一点“小小的疼痛”。

    “莉达,不要说多余的废话!有那个空的话就赶紧过来干活!”

    盖洛普喝道。

    他是真的觉得这女人的性格有够麻烦,如果不是必须的话,他是一点也不想跟这个疯女人合作。

    “好的,来啦!”

    莉达应道,丝毫没有因为盖洛普那恶劣的语气而受到什么影响。

    所谓的过去帮忙,其实就是将这个法阵进一步的进行修正跟完善。

    这里是个专门提供魔力的法阵,传输的目的地跨越大半个世界,是意大利的西西里。

    没有办法,想要供应得起启动那个“兵器”,并且让其持续运作的魔力,就必须设立这么大的一个阵法,想要直接契约是不可能的,那与自杀无异。

    如果可以的话,能够利用像是冬木市地下那样的灵脉就好的,那样的话,也就不用这么大费周章,要花的功夫会少非常多。

    不过现在这样的话,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了,得到了那位大人的帮助,这种在以前就像是在做梦一样的事情都能够做得到,距离他们夙愿的实现,也不过在咫尺之间。

    很快,很快了……

    赤司征十郎也没有那个闲暇再去关注那两个人到底是在干什么了,因为从刚才开始,他就感觉左眼在发热,而现在这个温度仿佛在逐渐的上升。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其影响,他觉得头脑也仿佛在升温,有种类似于发烧的感觉,变得昏昏沉沉的。

    他心里清楚,若是自己就这么昏迷了过去,再次失去意识,可能就要迎来结局,再也醒不过来了。这种无能为力又无可奈何的感觉,让他咬紧了牙。

    情绪起伏间,左眼便又传来火烧火燎般的痛感。

    下一刻一阵爆炸声猛的响起,剧烈的震颤让赤司征十郎都清醒了些许。

    ……是地震吗?

    他皱眉这么想到。

    然后便听见那女人惊叫出声,带着不可置信。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是怎么进来的??”

    他们对于这个阵法的隐秘程度十分有自信,就算是时钟塔最顶级的魔术师过来,也不会有丝毫的察觉。

    实际上也的确是这样的,就连梅林这种级别的魔术师,先前也是什么都没有发现,若不是他们触动了赤司征十郎身上的法术让黑川归实察觉到的话,可能还找不到。

    说白了就是地面的法阵刚被激活,在黑川归实赶到的时候,魔力波动还没有消失,这才被发现了。

    至于怎么进来的……

    黑川归实传承这个阵法的隐蔽性的确是很好没有错,可却并不觉得这东西的防御力有多高,怎么进来的,当然是直接暴力破进来的。

    大概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承受得住迦尔纳的魔力放出,那持续高输出的火焰,能够将一切东西摧毁。

    “噢,这里是一个魔术工坊。”

    梅林道,然后又看向了那一男一女。

    “这么看来的话,启动着这个阵法的就是你们了?”

    黑川归实也顾不上先去打量那两名魔术师到底长啥样了,直接就冲向了赤司征十郎所在的方向。

    他并没有注意到那椅子周围的花纹,所以在伸手的时候明显的被挡了一下,“嘶”的一声将手抽了回来。

    只见他原本白皙的手上出现了一道黑红色的,称得上是有些触目惊心的伤口。

    这么一受伤,梅林他们周身的氛围就有些不对了。

    “归实,把手给我。”

    梅林走过来,一把拉过了他,将手虚覆在了他的伤口上,口中轻声却快速的念起了什么,那是治愈类的魔术,柔和的绿光之后,黑川归实的伤口消失了。

    “没什么大事,不是很痛,比起这个……”

    梅林知道他想要说什么,于是将视线落在了那椅子周围的法阵上,紫眸微眯,道:“嘛,倒也不是什么厉害的魔术。”

    说完,他的将手中的法杖在地面上轻轻的敲了一下,椅子旁地面的花纹便跟被消融了一样消失不见。

    赤司征十郎也瞬间感觉自己像是能够呼吸了一样,缓过气来。

    左眼的痛感开始消减,可依旧灼热,他将捂着眼睛的手放下,往黑川归实的方向望去,本来是想说自己没有什么事,却又看见了,令他心神巨震的景象。

    到底是为什么呢?

    以前明明都没有这种感觉的。

    他如今看着黑川归实,却能够清楚的意识到——爱乃纱就在自己的眼前。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

    给赤司加了不科学的设定?

    这个马甲终于掉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幻月书院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