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书院 > 言情小说 > [综]我还能苟 > 183、第一百八十三章

183、第一百八十三章

最新小说: 长歌当宋赛博朋克之骇客纪元忍者就该出肉装斗罗之开局签到祖龙武魂撒野孙策的野望黑化鸣人的自我修养七芒星仙山我作主天道游戏编辑器

    黑川归实被沢田纲吉探究的眼神看得浑身僵硬, 估计一摸后背的话那是一手的冷汗。

    正当他绞尽脑汁想着要怎么蒙混过关的时候, 便听见宗像礼司再次开口:“不管怎么样, 还是要感谢你将这些告诉我。”

    黑川归实:……感觉良心受到了暴击。

    “虽然……”宗像礼司似乎是想要说什么, 但却又止住了话头, 然后又对黑川归实说:“联系方式交换一下吧。”

    黑川归实有种这貌似不能跟他想的那样完全断干净的预感, 但是这种时候, 他要是找借口拒绝的话,又会显得很不自然。

    于是只能佯装无事的跟宗像礼司交换了联系方式,然后不知怎么的,又发展成了跟周防尊也交换了联系方式。

    周防尊深深的看了黑川归实一眼,然后口中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香烟站了起来。

    “走了。”

    就这么简短的说完后, 他直接向门口走去。

    宗像礼司:“黑川君现在是准备要回去了吗?我可以送你。”

    且不说黑川归实这么个大老爷们, 起码他自己觉得自己是个大老爷们,并不需要人送,他现在又突然有一个点非常疑惑。

    那就是,无论是周防尊还是宗像礼司, 对于他去找石板的事情, 都没有询问。

    周防尊的话,没有问也能够理解,他不关心的事情就是与他无关的了,只是黑川归实以为宗像礼司会问, 还一直在准备来着。

    毕竟黄金之王年事已高,不像是白银之王那般拥有“不变”的属性,迟早有一天是要离去的, 到那个时候,控制“德累斯顿石板”的人,自然而然的,就只能是宗像礼司了。

    跟自身的属性相符,他是一个很注重秩序的人,所以才会跟随性的周防尊合不来。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没有问就没有问吧,反正“触点”已经解除了,他也没有必要再去理会那个石板了。

    面对宗像礼司的询问,黑川归实刚要开口回答,沢田纲吉却先一步道:“不用了。”

    他的脸上带着有礼的笑容。

    “归实跟我接下来还有事,之后我会送他回去的,就不麻烦了。”

    宗像礼司的眸子微微一眯,半响,他也笑道:“是吗,那就,改日再会。”

    他在离开之前同样是看了黑川归实一眼,那一眼跟周防尊的十分相似。

    黑川归实:……这都是在整啥呢?

    接着,送走了宗像礼司,剩下的就是他跟沢田纲吉面对面了。

    “刚才谢谢你,纲吉,那我也……”

    “谢什么?”沢田纲吉似乎是有些疑惑,“你这之后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诶?没有啊。”

    “那就别着急着走,”沢田纲吉笑了笑,“不然的话,我会以为是归实不想跟我待在一起,刻意的躲我。”

    “……”

    黑川归实觉得自己之前的预感要实现了,对于自己之前的那一番话,沢田纲吉就算是信,顶多也只是信个七八分。

    对于周防尊跟宗像礼司那边,他还是“爱乃纱”的时候,身份是网络虚拟偶像,现在则是黑川家的继承人,在先前扮演网络虚拟偶像也能说得过去,毕竟有钱人的爱好有些奇怪也可以理解。

    但是在沢田纲吉这边就不同了,黑川归实在那边的设定可是正儿八经的在黑手党世界里待过好几年的,甚至之前认识大学时期的白兰这件事都没能够整清楚,现在又来这么一出,沢田纲吉肯定是不会轻易接受的。

    不是,说什么“脑子有问题”这个说法到底是真是假先放在一边,在沢田纲吉看来,眼前少年身上的时间线就是乱的。

    因为“七的三次方”本身也是跟时间线还有平行世界有关系,所以沢田纲吉多少也有一点猜想,可却并没有机会去证实。

    刚才他在黑川归实跟那两个男人谈话的时候,一直都在旁边想东西,不动声色的,想到了很多。

    说爱乃纱,说少年是带着别的目的接近自己的,其实沢田纲吉并不是很意外,他从一开始就想到了,只是一直不清楚少年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要说在黑手党的世界中蓄意靠近自己的人,不是因为他的身份,就是因为他身后的彭格列,为钱为权,各种各样,他一路走来见得也多了,但是却唯独看不穿少年。

    说是有危险吧,超直感又告诉他少年是对他周边的人,以及对彭格列都是无害的。

    沢田纲吉知道少年表里不一,跟那些夸张的传言说的一样,只要坠落下去,就再也上不来了。

    所以又能怎么办呢?

    起码,起码他现在将人找到了,是鲜活的人。

    至于那个“人格分裂”,少年肯定也没有讲实话。

    可是沢田纲吉的心情却变好了不少,因为黑川归实是对宗像礼司还有周防尊说的,这就说明了,他是想要摆脱那两个人。

    沢田纲吉自然是知道宗像礼司还有周防尊的身份的,在黑川归实拜托他有关那个石板的事情,他就将与那个石板有关的情报都搜集了一轮。

    不过,身份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少年的态度已经摆在这里了。

    如果感到困扰的话,来继续拜托他也可以啊,他会将一切都解决好的。

    沢田纲吉甚至这么想到。

    可惜少年并没有再对他有所要求,甚至表现得有些……怂?

    啊,这个,宛如是为十年前的自己量身打造的形容词。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沢田纲吉:“归实,你不用这么紧张的,我并不会对你做什么。”

    他这么说着,话语中甚至带上了些许无奈。

    黑川归实也想不紧张,可是他控制不住啊。

    超直感什么的简直太犯规了,根本就招架不来。

    “我明白的,”沢田纲吉道,“你只是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说对吧?没有关系的,我会一直等你。”

    就像是,在少年失去踪影时,一直在等待着有关他的消息一般。

    “不管是‘人格分裂’也好,其他的东西也罢,我的感情是不会变的。”

    “你可以放心的,更加依赖我一点。”

    男人几乎是用着叹息一般的语气,这么说着。

    “我……”

    黑川归实一时间有些语塞。

    “我很清楚的知道你是谁,”沢田纲吉忽然看着他道,“有超直感在,不存在认错人。”

    哪怕是“人格分裂”,不同的人格,那也算是两个人,只是共用同一个身体罢了。

    “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心中的人,到底是你还是爱乃纱这个问题。”

    的确有这么一个疑问,要是有一天你爱着的人性格大变,你的爱是否会有所消减。

    这对很多人来说,他们的答案都是不同的。

    说到底“爱”这种东西本来就有很多种定义,如果是爱着跟那人的相处方式之类的,若是对方的性格变了,“爱”自然就会消减。

    但是沢田纲吉现在根本就没有考虑那么多,他仅仅是,跟着自己的直觉走而已。

    “你忘记了的话,我可以帮你回忆起来。”

    “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比起过去,未来要更加重要。”

    “如果你不喜欢我了,”男人笑着,他的眼眸中像是蕴含着一片广阔的天空,“就由我来重新追求你吧。”

    ……

    ……

    黑川归实坐在回黑川宅的车上时,还有些恍惚的抱着头。

    没办法,受到的冲击有点大。

    沢田纲吉是真的好,十分体贴的不追问他要解释不说,最后居然还说出了那样的话。

    搞得黑川归实现在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这要咋整啊??

    因为从来都哪一个攻略对象将这件事情放在明面上说,所以他一直以来都当做是,不知道的样子。

    要这么算的话,他还算是个万人迷呢!

    虽然黑川归实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现在他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沢田纲吉好了,他是不是还得给人家一个答复??

    但是这个答复又是什么玩意儿啊??

    以及他之前刚碰见沢田纲吉的时候还想呢,这人怎么不把找到他的消息告诉彭格列里的其他人,毕竟除了沢田纲吉以外,他在彭格列里还有其他的“墙头”。

    现在一琢磨,纯粹就是心机了。

    怎么可能友好的告诉情敌人找到了呢,哪怕那是朋友跟同僚。

    可黑川归实又觉得沢田纲吉不会就这么看着彭格列的其他人一直都在担心……

    那他到底想的是什么??

    沢田纲吉如今早就不说十年前那个傻白甜的小可爱了,不至于变成笑面虎,可也不是黑川归实这个段位能看穿的。

    是真的,没一个能打的。

    黑川归实正悲伤着,突然感觉坐着的车子停下来了,可分明没有进到宅子里,而是停在了门口前面。

    “怎么了?”

    他问道。

    司机:“有人挡着。”

    他的话语中也满是疑惑,不知道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黑川归实刚想往窗外望,便听见了手指敲打玻璃的声音,一抬头,对上了一张熟悉的脸。

    站在车窗旁的黑发男人笑眯眯的对他挥了挥手。

    像是黑川家这种大世家的车子,豪车是肯定的,而为了保护**,车子的窗户是单向透光的,车子里的人能够很清楚的看到窗外的景色,可从窗外望进来,却只能看到一片黑。

    黑川归实有些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让司机直接开车接着关门一气呵成。

    但是,但是这个人的话,既然都已经站在了这里,那就肯定是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有把握,知道车子里的人到底是谁的了。

    黑川归实无声的叹了口气,只觉得心累。

    算算他今天都直面多少个坑了,本以为能够回黑川宅放松一下,结果这都回到门口了居然又来一个。

    黑川归实:哭不出来。

    他没说话也没开窗,司机就有些摸不准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了,也不知道外面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他认识的。

    只是看这模样跟举动,应该是很熟捻的样子才对……

    司机小声道:“归实大人,这人……你认识吗?”

    如果说不认识的话,那就是跟踪到门口的骚扰犯??

    既然都已经在黑川宅的门口了,也不可能是拦车打劫的,何况男人就只有孤身一人,看着身上也不像是带了什么武器的样子,蹲守在门口,应该纯粹就是为了堵人。

    司机的眼神一凛,刚要出声,却听见自家少爷开口道:“不,这个人我认识。”

    就这么开走的话,之后的问题可就大了。

    没有办法,黑川归实只能将车窗摇了下来。

    “……请问是有什么事情吗,太宰先生?”

    声音都有些有气无力的。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

    一报还一报。

    是这样的,大概种了多少草原,就要讲多少声草吧(xx

    黑川少年:……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幻月书院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