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书院 > 言情小说 > [综]我还能苟 > 170、第一百七十章

170、第一百七十章

最新小说: 我带着冥界,降临现实校园贴身高手阴阳刺青师我的火影不可能是卧底我具现了仙剑世界联盟之卧龙军师仙在青云从吞噬星空崛起我家娘子不是妖无敌后的我拥有了聊天群

    爱乃纱来到密鲁菲奥雷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并且在这里待得很好, 没有半点不适应的样子。

    实际上, 在密鲁菲奥雷的人发现他的踪迹, 要将他抓回来的时候, 那都是先愁了一路。

    因为他们白兰大人, 对彭格列的其他人下的都是追杀令, 而只有这个,是必须要完好无损的活捉回去。

    完好无损啊,那不就是说一点伤也不能有?

    那可太为难他们了,谁会乖乖任由人捉自己啊,不得奋力挣扎那么两下?

    在这过程中没点小磕碰, 是真的难。

    再加上他们摸不准白兰大人对于这人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本来吧,一开始在知晓这人外貌的时候,内心就琢磨着,哦, 是个少女, 那大概白兰大人是有别的意思在里面。

    这,有别的意思,结果人却在彭格列那边?

    接着就不敢往下想了。

    并且因为这么一层,难度再次增加。

    思来想去, 那也只能是用那种十分俗套的,在背后用迷药迷晕了再带回去这一个方法了。

    结果没能动手,因为这人, 当真是相当配合,见到他们出现,脸上那是一点惊讶之色也没有,就这么被带回了密鲁菲奥雷,顺利得让他们不可置信。

    爱乃纱到底是怎么想的,没有人知道,就连白兰也看不透。

    “呀,阿纱,我来找你玩了!”

    白兰轻快的声音从房门外传来,下一刻他的身影出现,一下子便锁定了房间里的人,走了过去。

    爱乃纱正坐在地上,拨弄着一颗彩色的弹珠。

    他身上穿着的白裙有些松垮,项圈上链接的锁链也垂在了地上。

    没有穿鞋,可也没有那个必要,因为地面上铺着柔软的毯子。

    只是看着,都知道那必定是极其昂贵的珍品。

    “密鲁菲奥雷的首领,不应当是日理万机才对吗?”

    爱乃纱的视线落在那颗弹珠上,没有看白兰。

    白兰笑眯眯道:“我是怕你觉得孤单寂寞,这才特意来找你的呀,阿纱。”

    他自然是不用担心管理密鲁菲奥雷家族的事情,对他忠心耿耿连命都能交出去的手下可是多得很。

    那大多都是一些在别的平行世界里,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怀才不遇之人,然后被白兰找到,为他做事。

    总之,他是不需要一直坐在办公室里批文件的,一切都看他的心情。

    爱乃纱并不会觉得孤单寂寞之类的,事实上,他这个房间被布置得,注定不会让居住者觉得无聊。

    他这个房间很大,一切都是用最好的,白兰几乎把他见过的,几乎所有的新奇的东西往里放。

    没错,就是那种要把人娇养着,对他予求予给,他若在上午说想要什么,那么下午的时候,或者最迟第二天,那样东西就会送到他面前。

    有超能力跟钞能力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这个房间可以说是非常非常好了,白兰完全是按“金屋藏娇”那个标准来的,用这么个四字词语来形容,实在是再确切不过。

    按照一般剧情发展的话,这个房间再好,那也是被关着,相当于一间牢房,里面的人肯定是一副“自由是无价”的样子,想方设法逃出去。

    不过之前也说了,爱乃纱既然毫无反抗的被带了过来,自然也就在这里待得十分安稳。

    白兰也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爱乃纱:“你还记着大学时候入江正一给你的那些游戏呢?”

    那些虐恋情深,谈个恋爱要死要活,玩着玩着必须吃胃药的游戏。

    他这么说,意思就是让白兰不要多想,并不是什么人都会拼死挣扎之类的。

    也许那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但很不巧的,他并不是什么正常人,所以那一套准则没法套他身上。

    白兰:“说起来,也真是有点可惜,如果雷欧君在的话,就能让他陪你了。”

    爱乃纱拨弄着弹珠的手一顿,然后抬头望向他。

    “雷欧?”

    “啊,对呢,阿纱不知道吧?”

    白兰笑着。

    “他原本是密鲁菲奥雷的一个成员,在我的手下整理一些文件什么的。”

    ……原本?

    爱乃纱注意到了这个词。

    而没等他问出声,白兰又继续道:“你应该认识他的呀,阿纱。”

    “雷欧君,不,应该说是附身于他的那个人——六道骸。”

    说到这里,他又想起了那个时候跟六道骸的战斗,眸色不由得暗沉下来。

    六道骸附身于雷欧潜入密鲁菲奥雷,不管是想要获取情报,还是有着其他的目的,白兰一开始就都已经看穿了,只是笑着,乐意跟对方一起演戏,觉得还挺好玩的,然后在觉得演够了的时候,就直接将事情挑明了。

    他特地将六道骸约到了一个特殊的房间,那个房间里被布下了一种特殊的结界,不只是光或者声音这样的波动,就连意念也无法透过,所以实际上是等于将六道骸困死在了那里,让他没有办法舍弃当下的身体撤退。

    战斗本身倒是没有什么好说的,六道骸打不过他,房间又完全与外界隔绝,而白兰对没有彭格列指环的六道骸没有兴趣,玩也玩够了,这基本就相当于是“将军”状态。

    ……本应该是这样的。

    没想到的是,他还是被六道骸逃了出去。

    不得不说,白兰此时在爱乃纱面前提起六道骸,是故意的。

    他知道爱乃纱先前都待在彭格列那一边,甚至在彭格列与密鲁菲奥雷开战之前,就跟这些守护者关系亲密。

    是字面意义上的,关系亲密。

    往具体了说,应该是那三个守护者都对爱乃纱态度非常好,好到不太正常。

    然而爱乃纱又应当是通过认识沢田纲吉,被沢田纲吉带回彭格列之后,才跟守护者们有所接触的,可他们却表现得双方之间仿佛相处了好多年一样。

    真的是想不明白,还是说,跟黑手党那些夸张的传闻一样,爱乃纱身上的魅力就真的那么大?

    白兰提起六道骸,却没有提六道骸的逃脱,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彭格列那边应该是还没有从六道骸这里得到任何信息,甚至不知道六道骸的死活。

    他这么讲的话,一般人都会认为是六道骸被发现了身份,然后凶多吉少。

    那么爱乃纱会有什么反应,是震惊还是担忧,又或者会拉着他询问?

    白兰这么想着。

    结果爱乃纱看了他一眼后,又收回了视线,指尖一推弹珠,让其与另一颗相撞,发出了清脆的声响,接着他的声音响起。

    “你确定吗?”

    “……嗯?什么?”

    白兰一时不知道爱乃纱说的是个什么意思。

    “说如果六道骸还在的话,要让他过来陪我,你是认真的吗?”

    爱乃纱这么说着,轻笑着。

    他说完后就站了起来,项圈上的锁链因为他的举动“哗啦哗啦”的响。

    白兰看着爱乃纱走近了,然后伸手勾住了自己的脖子,贴得极近。

    “你也应该知道那些传闻吧?骸可是跟我有那么一点……”

    再多的他就没有说了,而白兰沉默片刻,脸上笑容未减,直接顺着他的动作,将他抱在了怀里。

    “爱乃纱可真是个坏孩子,明明知道说这些话的话,我是不可能会开心的。”

    “呀,可这是事实。”

    爱乃纱道。

    “嗯,底线什么的,你在上面跳舞都没有问题。”白兰道,“反正,你也知道我不舍得对你做些什么。”

    甚至他有一种感觉,这个人,就算是真的对他做了什么,他也不会有紧张一类的情绪。

    所有的苦闷,都会全部返回至对他动手的人身上。

    “但是我就时常在想啊……”

    白兰一边说着,一边抚上爱乃纱的脸,然后一路往下,像是要卡住他的脖子了,却又扯过那条锁链,迫使他仰起头。

    “多少也给我一点安全感吧?这条锁链,就物尽其用?”

    这个房间里都是监控摄像头,里面的人是绝无可能跑出去的,就算爱乃纱拥有能够改变人认知的能力,也不可能。

    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呢,这个人,真正能够影响到他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他的目的又到底是什么呢?

    “可以呀。”

    爱乃纱道。

    不过是多条锁链,不,或者说这条锁链本来就存在,就算是真正被使用,被关在这个房间里,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

    这里是鸟笼。

    既然已经在里面了,那么再在鸟儿的身上栓上一条锁链,是真的多此一举。

    所以,无所谓。

    于是白兰的笑容收敛了,他不笑的时候,周身的压迫感就强了起来,那是属于上位者的气场,跟之前完全不像是一个人。

    他那双紫眸凌厉。

    “……某种程度来说,我觉得你真是太厉害了,爱乃纱。”

    “真的?你指什么?”爱乃纱打了个哈欠,像是困了,“床?”

    普通说出来口的一个字像是带上了好几种的意思。

    白兰看了他一会儿,又笑了起来。

    “嗯,就是这种。”

    “说了这么多,差点把正事忘了。”

    “什么正事?”

    “床……那个有机会再谈,”白兰似乎是开了个小玩笑,“我是想过来告诉你,先做好准备,马上就是choice开始的日子了。”

    “choice?啊,你跟沢田纲吉他们之后要玩的那个游戏?”爱乃纱想了起来,“你说准备……我要准备什么?”

    白兰听了,还真思索了一下。

    “……做好心理准备?”

    爱乃纱:“要打架的不是我,我需要什么准备?”

    白兰:“说得也是呢,哈哈哈。”

    “但是我到时候,是要把你也一起带过去的哦。”

    “面对昔日的伙伴,你就一点紧张感也没有?”

    “我已经被你关在这里了,恐怕是没有什么反抗的权利,不过我觉得,你那几个部下,叫什么来着……啊,对对,六弔花里的那个蓝头发的小姑娘,反应应该会挺大的。”

    毕竟再怎么说也是怀春少女,对白兰有相当高的好感,结果心上人的心却在别人那里。

    在她看来,就是白兰看上了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还是个不要脸的女装大佬。

    就很气。

    “还是说,”爱乃纱走到床边坐下,“你是要把这张床也一起带过去?”

    ……话题怎么会又扯到要不要把这张床也带过去?就去玩个choice,带床?

    退一万步说,带就带了,爱乃纱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白兰微微眯起眼睛,总觉得自己似乎是听出爱乃纱话里有话。

    “阿纱很喜欢这张床吗?”

    “喜欢是挺喜欢的,睡得舒服。”爱乃纱道,“啊,不过……”

    “——果然还是沢田先生的床最舒服。”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

    这招,这招叫绿山压顶!!!

    疯狂输出,肥肠赤鸡!!!!

    有空可找十年后雀哥交流一下,当年他也被这招支配过(bushi

    于是爱乃纱的话里有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装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幻月书院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