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书院 > 言情小说 > [综]我还能苟 > 154、第一百五十四章

154、第一百五十四章

最新小说: 长歌当宋赛博朋克之骇客纪元忍者就该出肉装斗罗之开局签到祖龙武魂撒野孙策的野望黑化鸣人的自我修养七芒星仙山我作主天道游戏编辑器

    云雀恭弥, 彭格列的“云之守护者”。

    他穿着一身西服, 正站在不远处, 脸色没有什么表情, 可是从他周身的氛围却能明显的感觉到他现在的心情并不怎么好。

    青年的身材修长, 从外貌来看的话, 是典型的东方美人, 只是散发着一种让人不敢靠近的冷冽气息。

    实际上也是如此,在黑手党的世界里,提起云雀恭弥的人就几乎没人不怵他的。

    实在是因为……他太能打了。

    一个打一群,并且毫不手下留情,若是惹到了他, 他会让你横着离开。

    那位来找爱乃纱麻烦的千金没想到云雀恭弥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感觉……好像哪里有些不对的样子。

    从男人身上四散开的压迫感让她紧张了起来,她捂着隐隐作痛的脸颊,刚准备说什么,便听见身边的人唤道:“恭弥。”

    直呼名讳, 并且十分自然。

    她错愣的往少女的方向看去, 发现对方正望向云雀恭弥,对对方伸出了双臂。

    一个明显的,求抱的姿势。

    然后她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云雀恭弥在顿了一下之后,还真就走上前, 一手绕过少女后背,一手往下,将少女以公主抱的方式抱了起来。

    云雀恭弥看了一眼爱乃纱那被划出伤口正在流血的小腿, 几不可察的皱了皱眉,随后他抱着怀里的人就要离开。

    那名千金不假思索的喊道:“等、请稍等一……”

    她的话没有说话,便因为云雀恭弥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而卡住,之后怎么也出不了声来,感觉浑身僵硬。

    其实云雀恭弥脸上也没有什么恐怖的表情,可就是他周身散发的那种压迫感,让人下意识的不敢动弹。

    他已经比瓦里安暗杀部队的xanxus要好多了,若是后者,那真是分分钟能吓哭小孩子。

    “西德尼……”

    云雀恭弥说的是那千金的家族。

    他认出了她的脸,自然也想起了她背后的家族。

    那千金听了,不由得一喜,还想借此机会倾诉一下自己受到的委屈,她可是被那个碧池打了一巴掌。

    可她还没有开口,云雀恭弥便道:“扔出去。”

    让他心情不好的外人,无论是谁他都不会给面子。

    千金一懵,等她回过神来,就已经被人“请”了出去,简直就跟吃了黄莲的哑巴一样,有苦没处说。

    她拿云雀恭弥没有办法,就算是找沢田纲吉,想来也没有什么用,这位孤高的“云之守护者”向来我行我素。

    是她闯了进来,在理亏的情况下,就算是吃亏也只能咬着牙往下吞。

    而云雀恭弥根本没有再理会外面的人,他将爱乃纱抱回了房间,将人放在了床上,然后就那么半蹲下来,去查看爱乃纱小腿上的伤口。

    随后他道:“我去找东西来处理伤口。”

    然而他刚站来了,身后的人便踢掉了脚上的鞋子,将脚踩在了他的腰间。

    云雀恭弥的动作一顿,面无表情的转身,一把握住了那人的脚腕。

    在视线里,那人穿着洁白的长裙,项圈上的锁链垂下,白皙的小腿上是一道刺目的血痕,可在心疼之前,更容易激发起人心理的施虐欲。

    事实上,云雀恭弥跟爱乃纱在现实中,是第一次见面。

    是的,现实中,第一次。

    他之所以会表现得那么熟稔,完全是因为,这个人在十八岁之前,就一直出现在他的梦里。

    眼前的人跟梦里的人似乎是性别有些出入,可这人对他也是一副毫不陌生的样子。

    云雀恭弥现在也不再搞保持礼节那套了,他对这就是梦里那人的确信程度已经上升到了百分之八十,他松开抓着爱乃纱脚腕的那只手后,又一把拉住了对方垂在胸前的锁链,将他拉近自己。

    两人的距离极近,云雀恭弥看见了爱乃纱隐藏在项圈下的喉结。

    这是个少年。

    很好,现在不存在任何问题了。

    “你是想要做什么?”

    云雀恭弥没有松手,语气甚至是淡漠的,听不出他真实的情绪。

    这个人,是在他十二岁的时候,忽然出现在梦里的。

    生动鲜活,简直就像是个活人进入了他的梦,他没有见过这人,也不认为自己会在梦中创造出这么一个人物。

    云雀恭弥的父母长期不在他身边,他很小就开始独立,而这个人,虽然是不明原因的出现在他的梦里,但是也可以说是陪伴着他成长。

    爱乃纱,那个人的名字。

    他说的话总是半句真半句假,云雀恭弥早就学会了选择性的来听,可起码,名字是真的。

    至于爱乃纱的身份,他先是说自己是梦中的精灵,之后又说自己是四处游荡的梦魔。

    他并没有做什么有害于云雀恭弥的事情,只是待在梦里聊天。

    可自从他说自己是梦魔之后,又说因为是梦魔,所以必须要人类的精气才能继续活下去。

    他将少年的梦变得旖旎,云雀恭弥几乎所有的,在这方面的启蒙都来自于他。

    可有关于这个人的一切还是个谜,甚至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离去。

    就算是真的梦魔也好,其他的生物也罢,全都无所谓。

    那个时候的云雀恭弥想着。

    不管再怎么早熟,青春期少年的心总是躁动不安着,这种事情,他也没有跟任何人说,就算说了也没有人会信,之后觉得他在说胡话,而且他也一点都不想说。

    然后,在云雀恭弥十八岁的那一年,这个人又忽然的消失了,仿佛将之前的六年真的变成了梦境一般。

    “我的目的?”

    爱乃纱说着。

    “我就不能是来找你的吗?”

    云雀恭弥给了少年一个意味不明的轻笑,笑声低沉。

    那是假的,他十分清楚。

    有关沢田纲吉带着几乎与“灾祸”同等意味的少女回彭格列的消息,他也有所耳闻,只不过他向来不在意这些,不感兴趣,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而他一看到出现在眼前的爱乃纱,非常轻易的便将爱乃纱与传闻中的那名少女联系起来了。

    对方既然在来被带到彭格列之前,就已经在黑手党的世界里留下了那么多的“光荣事迹”,那他肯定也在黑手党的世界里待了有一段时间了。

    而既然在黑手党的世界里待着,就不可能不知道彭格列,也不可能不知道彭格列里都有哪些人。

    云雀恭弥是“云之守护者”,这种等级的高层人员,爱乃纱绝对是知晓的,只是他并没有什么动作,现在则是直接找上了沢田纲吉。

    “沢田纲吉的梦里也有你?”

    云雀恭弥的眼眸微眯。

    “不,没有。”

    出乎意料的是,爱乃纱这么说着。

    “他没有,跟你不一样。”

    “不一样”,就意味着“特别”,听起来真是令人心动。

    可是云雀恭弥十分明白这人的性子到底有多么恶劣,他说出来的话,越是甜蜜,就越是能够蒙蔽人心。

    就连刚才,他在看到那位千金的时候,自然也是见到了对方的侧脸通红一片的。

    她对上爱乃纱,甚至能称得上是无辜,哪怕是她先不怀好意。

    事实上,云雀恭弥猜测得并没有错。

    并且正相反,只有沢田纲吉是“独特”的,他的梦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

    至于其他的人……

    爱乃纱垂眸,看着自己的手,略微的数了数。

    啊,也差不多了吧。

    如果要达成目的的话,通过梦境来提升好感度是最便利的,在他们成年之前,就已经在心里占据了一席之地,之后才会方便。

    不然的话,这个地方太小,对象又太多,不好办。

    他晃了晃小腿,上面伤口已经不再流血,只是那道鲜红的血痕还是那么明显。

    爱乃纱那个时候是察觉到了有人来,只是不知道来的是云雀恭弥。

    如果知道的话,也不用做这么多余的事情了,毕竟他知道男人是一定会站在他这一边的。

    “不用特意去找药了,我自己就能够治好。”

    他对云雀恭弥这么说着,然后将手虚放在了伤口上方。

    接着他的手掌心就亮起了柔和的亮光,那小腿上的伤口居然就那么愈合了,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就像是从未受伤一样。

    云雀恭弥一顿,半响,他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能够入梦,又拥有这样的能力。

    在他的记忆里,梦中的少年与现在眼前的这个人是一模一样,岁月的流逝没有给他造成任何的影响,这十分不正常。

    “觉得我很厉害?”

    爱乃纱笑道。

    “但是,就算这样,我也只是个人类哦。”

    如果要说超能力的话,那么几乎整个黑手党的人都会超能力。

    “死气火炎”什么的,在外人看来就是不可思议的力量,更别提那些高科技的匣武器匣兵器了。

    “问我想要做什么,那你呢?”

    爱乃纱问道。

    “先生,把我带到这里来,是否有别的企图?”

    实际上,单就这么一看的话,这个场面的确纯洁不了。

    身后就是一张大床,哪怕云雀恭弥身上的西装还穿得整整齐齐,一点也没有乱,可那种暧昧的氛围却在整个房间里弥漫。

    其实云雀恭弥真的就只是随便找了个房间而已,可他知道,哪怕没有床而是其他的东西,哪怕只是块空地。被少年说出来的话,也会变得仿佛真的有什么一样。

    云雀恭弥没有说话,看了他一眼,就把手上原本握着的锁链松开了。

    “……既然没事了,就走吧。”

    他先一步转身离去,身影消失在了房门后。

    爱乃纱不紧不慢的下床,将另一只鞋子也踢掉,就这么赤脚往外走,然后果不其然在看到了门边站着的身影。

    他知道云雀恭弥根本就不可能一个人走,而男人见他没有穿鞋子,微微皱眉。

    “恭弥,我累了,抱我走?”

    爱乃纱这么说着。

    云雀恭弥:“……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呀,那我是在做什么呢,你能告诉我吗?”

    “……”

    云雀恭弥又看了爱乃纱一会儿,最后默不作声的,再次将他抱了起来。

    “你的房间在哪里?”

    他抱着少年走着,完全没有在意路上遇到的人露出的诧异的眼神。

    明明是沢田纲吉带回来的人,结果在沢田纲吉外出的时候,云之守护者又在本部公然抱着人?

    不不不,以他们云之守护者的为人,又是这种坦然的态度,觉得哪里不太对劲的他们才奇怪。

    那些人这么给自己洗脑。

    “其实客房的床我睡得有些不舒服。”

    爱乃纱道。

    云雀恭弥几乎想象出他的下一句是什么。

    而爱乃纱却道:“我觉得沢田先生的床挺好,你送我过去吗?”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

    秘技·当场绿人!!

    云雀以为是说想到自己房间,没想到……??

    台猛辽。

    以及家教片场这边的总设定,往简单了说,就是所有攻略对象的初恋梦中情人。

    还有那什♂么的启蒙(xx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幻月书院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