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书院 > 言情小说 > [综]我还能苟 > 109、第一百零九章

109、第一百零九章

最新小说: 我有一块命运硬币名侦探世界的武者大汉海贼空军我在火影圈养玩家氪命从火影半神开始回档奔流时代妖经怪记回魂门我要走红天真有邪

    不管爱乃纱是出于什么原因, 是因为心善还是因为他口中说的,为了“减轻罪恶感”,他能够用自己的特殊能力, 去治愈人们的伤病,这都是好的。

    只是,从这次人们为了治病, 不顾爱乃纱的身体,想要强行让他出面的事情来看, 他们应当是把这当成是理所当然的了。

    这让御馔津联想到了自己。

    作为神明, 他是真心希望人世间能够一片太平, 平民百姓能够安居乐业, 丰衣足食,不受战争跟穷苦的困扰。

    只要看见人们在稻田里的笑容, 他便会感到无比满足, 高兴。

    可是温饱问题终究只是人们生存下去的最低需求,而不知是谁跟他说过, 人类的欲求是无穷无尽的,只要得到了一样东西,他们大多都会去想要更好的。

    这是人类的本性, 御馔津不否认, 只是,这其中的大多数人,他们的欲、望实在是太过丑陋,无数的这些诉求涌过来的时候, 便会让神明感到非常疲惫。

    跟现在被人们要求着治病的爱乃纱是一样的,他们不懂得收敛,不懂得克制。

    可即便是这样,御馔津也依旧努力的将自己的分内之事做好,努力去爱人类。

    他很心疼爱乃纱,这才降下神迹,将那些人赶走了,想必在这一段时间里,像今天这样的情况也不会再发生了。

    “都只是为了活下去,我怎么会怪罪于你呢?”

    神明轻声的说着,抬手摸了摸爱乃纱的头,他的动作十分轻柔,而爱乃纱看不见他,只是似有所觉的抬起了头。

    御馔津又微微笑了一下,接着完全消失了。

    爱乃纱先是顿了顿,抬手触碰了一下自己的头顶,然后在狐狸阿鸣过来之前又将手放下了。

    “阿鸣,”他唤道,随后在狐狸的面前蹲下,摸着狐狸的头,“你说,刚才妙大人说的那些,是御馔津大人做的吗?”

    妙大人是将刚才的事情都告知了他的,较年长的巫女。

    阿鸣自然不可能回答他,事实上,它也应该是听不懂他的话的,只是低低的“呜”了一声,随后往他的手心蹭了蹭。

    爱乃纱也笑了笑,然后便自己忙自己的去了。

    第二天,他在神社附近的森林里,捡到了一只鬼。

    那只鬼的身材高大,只是腹部有伤,流出的血将那一片的草地都染红了。

    那真是一只,长相十分英俊的鬼,若是忽略他周身的煞气,不看他头上的鬼角,只看那张脸的话,想必能够令大多的闺中少女怦然心动。

    只是他因为伤重,见到爱乃纱后,似乎是想要攻击,但却又失血过多没有力气,只能露出獠牙,向爱乃纱发出了威胁性的低吼。

    爱乃纱本来是因为感知到这附近有浓烈的鬼气才过来的,如果是其他的鬼的话,那他自然是毫不留情的将那只鬼退治掉,只是,眼前这只的话……

    他看着眼前的鬼,眼中的情绪莫名。

    “伤势过重,连理智也失去,只剩下本能了吗?”

    他低声说着,然后对其笑了笑。

    “稍微在这里等我一下哦,我马上就回来。”

    茨木童子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他只是隐隐约约的看见自己面前出现了个人,可又觉得好像有些不对。

    他因为大意被几个杂碎偷袭,所以才变成现在这样,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也只会保持数天而已,鬼的自愈能力非常可怕,他只需找个地方休养几天就好了。

    这一路上也不是没有遇见过人类或者妖怪,人类是一看见他就尖叫着逃跑了,而妖怪的话,则是忌惮着他身上大妖的气息,并不敢轻易招惹,直接便跑远了。

    可是眼前这个不一样,那人站在他的不远处,他能够感受到对方的视线,随后对方不仅没有跑远,反而还对他说了什么。

    茨木童子的耳边嗡嗡作响,听得都不是很清楚,只抓到一个词语,“回来”。

    什么意思?这个人类,在见到了自己之后,还想要在离开之后回来??

    ……不,等等,他记得这附近,这座山上,好像是有那稻荷神的神社来着?

    怪不得他感觉这山上没有什么妖怪,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那么眼前这个人类,是打算去神社叫来巫女什么的过来对付他?

    茨木童子暗暗嗤笑了一声,内心并无惧怕,只觉得可笑。

    他现在没有力气去阻止对方,可不代表他不会凡客,就那么束手就擒,以他现在的力量,拖几个人类一起下地狱,应该还是能够做到的。

    只过了一会儿,那个人类便又回来了,只不过出乎意料的是,那个人类依旧是孤身一人,并没有如同他想象的那般,将神社里的人都有叫过来。

    茨木童子正有些惊疑不定,便发现那人正朝着自己走近。

    他努力想要从一片血红的视野中看清楚对方的样子,终于认出了那上白下红的巫女服。

    ……这人本来就是巫女?!

    茨木童子更加不知道这人是想要做什么了。

    随后他便发现一张符咒不知何时粘在了自己的手腕上,他一惊,刚想要动作,将那张符咒揭下来,可符咒上赤色的符文却闪着亮光,于是他的两只手仿佛被捆在了一起一般,没有办法动弹了。

    还没来得及反应,下一刻,一道柔和的绿光亮起,茨木童子感觉伤口处一片暖意,是愣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的伤口竟是被眼前的巫女给治好了。

    他有些无法理解现在的情况。

    出现在这附近的巫女,大概率是那稻荷神社的巫女,看见了他这样可怖的鬼,不仅没有尖叫没有逃跑,也没有把人叫喊过来要对付他,甚至还用这种特殊能力帮他治伤。

    到底是为什么?

    完全没有办法理解。

    “你……”

    茨木童子有些混乱的开口,却又因为自己被禁锢住了的双手而咬牙,道:“你给我把这个解开!!”

    双手被禁锢住,在没有搞清楚状况之前,他也不会直接去咬人。

    巫女似乎是轻笑了一声,然后道:“抱歉,我只是怕你激动之下会做什么大的动作,然后伤口就会崩得更严重。”

    “我能猜到你之前在想什么,我并不是你的敌人。”

    巫女这么说道,她本是半跪在了茨木童子的身前,现在则站起了身。

    之前去而复返,只是因为要向神社里的其他人先汇报一下,当然,他是不可能直接将茨木童子的存在说出来的,只是说他并没有再森林里发现什么东西,觉得对方应当是逃跑了。

    神社里的人对于他的说辞没有怀疑,而要是他没有回神社说明情况,搞不好会有人因为他长时间没有回去而过来寻找,到时候要是看到了茨木童子,那才是麻烦。

    “你好,这位英俊的鬼先生,”巫女的语气十分轻松,“我的名字是爱乃纱,您应当便是茨木童子吧?”

    “……?!”

    “这个反应的话,看来是了。不必太过惊讶,我对这附近有名的妖怪也是有点了解的。”

    茨木童子暗暗使力想要将手上贴着的符咒挣脱开,结果那张符咒明明看着是轻飘飘的,就跟普通的纸一样脆弱,可就是纹丝不动。

    “啊,不好意思,既然伤治好了,那我帮您解开吧。”

    巫女说完,话音刚落下,茨木童子手上的符咒便脱落下来,真的跟纸一样慢悠悠的飘到了地上

    茨木童子完全不明白眼前的人到底在想什么,通常的话,明明已经将一只鬼禁锢住了,会这么轻易的就放开吗??

    而且这巫女之前说什么?甚至,这禁锢不是为了防止他攻击,而是怕他动作太大把伤口崩得更大??

    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一样。

    还是说,这巫女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一定地步,自己在她看来不值一提??

    茨木童子的脑子里有些混乱。

    之后,巫女说这边很危险,茨木童子要是继续待在这里的话,恐怕会被人发现。

    巫女对他伸出了手,要带他到别的地方,所谓的“安全”的地方去。

    绝对是失血过多,所以晕了头了。

    茨木童子想着。

    要不然的话,他怎么会搭上巫女伸出了手,竟然就真的这么,老老实实的跟在她的身后,而不是第一时间扭断她的脖子?

    算了,他只是要一个能够休养的地方,其实无论是在哪里都一样,只要等完全恢复过来了,就直接离开好了。

    ……原本是这么打算的,结果是,茨木童子待了半个月。

    而以鬼的,以他的自愈能力来说,其实只要三天的时间,他就能够完全恢复了。

    茨木童子并不认为爱乃纱对自己有什么“救命之恩”之类的,毕竟就算是她不出现,他也不会有什么事,只是花费的时间会稍微长那么一点而已。

    “为什么救你?”

    爱乃纱面对茨木童子的问题,先是顿了一下,然后微笑起来。

    “那当然是因为,我觉得你是特殊的,不该命绝于此呀。”

    爱乃纱将他安置在了一个山洞里,离神社并不远。

    茨木童子也不知道爱乃纱到底是用了什么法术,只见洞口周围围了一圈靛青色的火焰,然后那些原本走到洞口附近的人或者妖怪,便都会自动的往别的地方走去,像是完全没有看到这边一样。

    要茨木童子一直待在洞窟里是不可能的,这让他莫名有种自己像是被饲养了一般的错觉,可是离开了之后,过一段时间又会不由自主的回来。

    这让他的脸色有些阴沉,开始怀疑爱乃纱是不是在自己没有察觉的时候下了什么蛊惑的咒术。

    可是仔细想想,她也没有必要那样做,于是茨木童子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

    爱乃纱几乎是每天都会来一次,大概算是看望吧,理所当然的就跟茨木童子熟络起来了,只是她一只都没有问茨木童子的伤势愈合得怎么样,也没有问他什么时候离开,茨木童子也不提,不,他是一直都想要提,结果莫名其妙的就会推到明天。

    明天,明天,然后又是下一个明天。

    不如说从一开始就不对,他根本就不应该握住爱乃纱的手。

    那可是巫女啊,侍奉着神明的,与阴阳师一同站在妖怪对立面的巫女,友好相处什么的,绝对哪里不正常。

    或者说不正常的是他?

    茨木童子将自己的那头长发都揉乱了,想不懂自己明明直接走掉就可以了,干嘛还要在意“告别”什么的,那是人类才做的事情,矫情得很,他跟爱乃纱之前什么关系都没有。

    ……是啊,什么关系,都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

    嗯,从此变成了白月光hhhhh

    然后下一章某超模出场辽ww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幻月书院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