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书院 > 言情小说 > [综]我还能苟 > 89、第八十九章

89、第八十九章

最新小说: 长歌当宋赛博朋克之骇客纪元忍者就该出肉装斗罗之开局签到祖龙武魂撒野孙策的野望黑化鸣人的自我修养七芒星仙山我作主天道游戏编辑器

    鬼切跟妖刀接到了要在爱乃纱出嫁之前保护她, 并且听从她的任何命令这么个任务后,这距离她出嫁之前的这段时间里,他们是必然要在这个住所中待着的了。

    他们也没想说特意腾出个房间住下之类的, 因为他们是式神,不是寻常人类,早已经把自己看成是道具, 是单纯的刀,只要有个可以放置他们的角落就可以了。

    鬼切在这里待了有一阵了, 觉得这些日子跟他之前想象的, 好像完全不一样。

    说是爱乃纱能够对他们下任何命令吧, 可她要求他们做的事情, 也无非是请他们帮忙而已。

    是的,就算知道他们是能够任由自己差遣的式神, 对待他们的态度也非常温和有礼, 反倒是让鬼切有些不知所措。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战场上待久了,一过现在这种安逸的日子便开始不自在之类的, 他的内心甚至隐隐有些害怕。

    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要是这么下去的话,要是习惯了的话,会不会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仿佛是一种□□, 在逐渐往内侵蚀着。

    刀并没有变钝, 改变的只是心。

    他们本没有,也不该有心,可是如今却渐渐感觉,好像真的感觉有的。

    是因为这位姬君而产生的吗, 鬼切不知道。

    鬼切是不会多讲废话的,可是妖刀的话比他还要少,除了必要的交谈,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沉默寡言,他看起来倒是对这种生活适应得挺好。

    嗯,是感觉,毕竟从他脸上的表情是看不出来的。

    妖刀隐约记得自己以前大概是个人,可现在已经变成刀了,也便不再去想,接到命令就去执行,仅此而已。

    要是让他选的话,满是血腥杀戮的战场与这平和的日子,他大概率会选后者。

    与充满使命感想要尽自己所能不负源氏名望的鬼切不同,他时不时就会感到迷茫,然后重复着迷茫,告诫自己这没有必要,过一会脑海里却又浮现起各种想法的过程。

    他的脚下没有踏实感,觉得自己在飘忽不定。

    也不知是为何,若是在姬君身边的话,他便感觉自己能够变得平静下来。

    什么都不做,只是待在姬君身边的话,他甚至能够待上一整天,一动不动,就像是把真正的刀。

    可当姬君望过来的时候,他又会有别的一种,奇特的感觉。

    因为从来都没有感觉过,所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连是好还是坏也不知道。

    姬君望过来的视线是十分温柔的,在她的眼中,自己并不是一把刀,并不是工具,而是,她好像把他跟鬼切都当成了是个活生生的人。

    真是,为什么她会这样呢?

    与其他的人都不同,比起之前听闻的事情,他们在这些日子里更加深刻的明白了这位姬君的处境到底是有多艰难,哪怕她本身似乎并没有这么觉得,只是平静的接受。

    这天,鬼切在路过大门的时候,偶然听见阿瑶站在那边似乎跟什么人起了争论,声音有些大,而且带着焦急。

    “绝对是哪里出了问题吧?上个月派下来的都没有这么少,你们是不是算错了??”

    “没有没有,没有问题,”站在阿瑶对面的那名侍从有些不耐烦样子,道:“你够了吧,上面发下来这么多就是这么多,还要纠缠到什么时候?”

    “你就算在这里跟我争到天亮,也是不会多多少的!”

    “你……!”阿瑶咬着牙。

    她知晓这些物资绝对是在中途被克扣下来了,哪怕爱乃纱只是个不抽重视的六公主,那也是个公主,皇室不缺她这一口饭吃,就算质量跟数量要比其他的皇室成员少,那也是够生活的,虽然那些侍从狗眼看人低,总是在中途做手脚,想着爱乃纱应该不会说出去,说出去也没有人理会。

    可是也没有像这次这样,少到这种程度啊!

    阿瑶当即就扯住这人不让对方走了,但是对方一口咬死了说是没有任何问题。

    她哪能轻易接受啊,都快急哭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鬼切走上前问道。

    阿瑶没想到他会出现,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顿时跟找到主心骨一样,十分愤慨的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

    那名侍卫见鬼切走过来,也是吓了一跳,毕竟鬼切的身材高大,周身的气势也不是常人该有的,刚要开口让他不要多管闲事,却忽地看见了他衣服上源氏的家徽。

    “源、源氏的大人?”

    侍卫顿时有些结巴。

    他敢欺负阿瑶,却是万万不敢得罪源氏的人的。

    只是他看鬼切的脸有些面生,好像没有见过。

    “不知您是……?”

    鬼切微微皱眉,没有回答,而是扫了一眼侍卫送过来的物资,的确是少得可以,连他都觉得少。

    “把不属于你的东西还回来。”他沉声道。

    “这、这……”

    侍卫有些为难。

    他是没有想到那六公主的府上居然还会有源氏的人,并且还出声为她追回物资。

    可是他毕竟是不知道鬼切的身份,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迟疑了许久。

    “怎么?”鬼切道,“有什么问题吗?”

    这跟侍卫之前问阿瑶的问题是一样的,随后那侍卫一咬牙,走到鬼切身边小声对他道:“这位大人,其实这是,这是长公主殿下的命令,属下实在是不好办呀。”

    “要不,您将您的名字告诉我,然后我再回去跟长公主殿下说一声……”

    ……长公主?

    接着便见鬼切淡漠的看向他,道:“吾名,鬼切。”

    那侍卫一愣。

    鬼切?这名字他倒是知道,这不是,这不是源氏的重宝……?

    似乎是看出了侍卫的疑惑,鬼切道:“我是源氏派过来,在殿下出嫁之前,保护她安全的式神。”

    式神,意思就是说不是人。

    侍卫的脑中瞬间浮现出这个想法。

    之前还以为是源氏的哪位大人,他还有些忐忑,可现在知道了鬼切是式神,那这表情顿时就不一样了。

    不管鬼切多有名,那也只是式神,没有命令的话,不会造成威胁的。

    “你……”

    他刚要开口,一把赤色的长刀却忽地从天而降,几乎是擦着他的鼻尖没进了地面。

    侍卫还没反应过来,随后就大叫一声,站都站不稳,直接往后跌坐了下去,连滚带爬的远离那把长刀。

    “是式神,怎么?”

    那是十分冷漠的声线,妖刀将手放下,面无表情。

    就是他刚才将故意控制了长刀。

    “我等受到的命令的,无条件服从殿下的一切要求,若是殿下对你有什么意见,就算是将你当场诛杀,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我才不管你受到的是谁的命令,”妖刀赤色的眸子中全是冰冷,“把你不该拿的东西还回来,然后滚。”

    他将毫不留情的将杀气释放出来,那侍卫本来就吓破了胆,顿时将手上的所有东西都交了出来,什么都不敢再说赶紧逃了。

    阿瑶将那些物资清点了一下,发现比之前的还要多,可她也只高兴了一瞬,随后又愁了起来。

    她知道这皇宫里几乎人人都看不起自家殿下,也听到过一些风声,说是爱乃纱因为安倍晴明得罪了长公主,所以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也多少能够猜得出一点原因。

    爱乃纱肯定是什么都没有做的,不如说从头到尾,她就一直都什么都没有做,阿瑶再怎么感到愤慨,也没有用。

    现在物资是拿回来了,可她想到那个侍卫八成会将这事情报告上去,然后之后的日子大概就更苦了。

    阿瑶之前还不想爱乃纱那么快出嫁,觉得她就算不嫁人,留在这里也挺好,现在这么一想,还希望她能够早点离开。

    妖刀注意到鬼切似乎是打算说什么,先一步开口,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那没有意义。”

    无非是说,这样子相当于是顶撞了长公主,而他们又是源氏的式神,可能会让源氏在皇室那边的名望受损。

    “你真能什么都不做?”

    妖刀只问了这么一句,然后便将长刀收起,往回走了,他要回到姬君的身边。

    鬼切是看出来,自己的这名同僚,在这短时间里,已经是差不多完全倒戈向这位姬君了,也不知道这位姬君是有什么魔力。

    可就如同妖刀询问的那样,他即便是考虑到源氏,姬君在自己面前被这么欺负,还克扣物资什么的,他也是一定会做什么的。

    哪怕这,严格来说不算在“保护”的范围内。

    他觉得自己似乎是与以前有哪里不同了,有些不太对劲,可是具体的又说不上来。

    鬼切的脑中闪过诸多想法,最后还是先帮助阿瑶把物资收好,也去找爱乃纱了。

    而他刚走进去,便听见爱乃纱唤他。

    “鬼切。”

    “在。”

    鬼切单膝跪在爱乃纱的面前,应道。

    “我有事情,想要麻烦你帮我去办一下。”

    “请您尽管吩咐。”

    随后他便又听见爱乃纱轻笑了一声,道:“站起来吧。”

    鬼切听从她的话语站起身来,见她将一封信件递了过来。

    “我知道源氏会经常派人过来探查,”她道,“你也应该认得他们,麻烦帮我把这封信件交给他们,并让他们转交给源赖光大人吧。”

    ……源赖光大人?

    鬼切一顿,随后接过了那封信件。

    信件上没有任何的图案跟字迹,他表示自己会完成爱乃纱的要求,可心里却一直不自觉的,在意得不行。

    为什么姬君要给源赖光大人写信?信件的内容又是什么?不,或许他们两人有事情要商讨,这不是他能够去探查的内容。

    诸如此类的想法充斥在脑海里,鬼切面上分毫不显,将信件转交给了源氏的人。

    源氏的人动作也很快,听说是给源赖光大人的,马上便转交到了本家,于是当天晚上,源赖光便在烛光的照映下,将这封信拆开了。

    说实话,在收到信件,而且还是来自爱乃纱的信件之时,源赖光是有些惊讶,随后内心的深处又产生了些许,连他自己本人都未曾察觉的期待。

    他希望爱乃纱能够求助于他,无论是什么,只要是求助就可以了。

    拆开了信件,里面放着纸张,以及一枚似火般鲜艳的枫叶。

    枫叶,寄情。

    而信上只写了一句话。

    ——我思我想,望于君知,如果可以,曾想折樱枝,作为薄礼,相赠于您。

    源赖光知道爱乃纱的庭院里有一颗樱花树,可现在根本不是开花的季节。

    樱花树要开花的话,需等到来年早春,而那时,正是爱乃纱出嫁的时候。

    他拿着那枚枫叶,眸色逐渐转深。

    所以她这是,什么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

    赤影这个时候是个人狠话不多的酷哥hhh

    嗯,那信还有枫叶,其实没啥意思,就是写着玩,别想多了(xx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幻月书院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