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书院 > 言情小说 > [综]我还能苟 > 79、第七十九章

79、第七十九章

最新小说: 我有一块命运硬币名侦探世界的武者大汉海贼空军我在火影圈养玩家氪命从火影半神开始回档奔流时代妖经怪记回魂门我要走红天真有邪

    玉藻前的出现让在场的, 无论是妖怪还是阴阳师们都震惊无比,可玉藻前本人却是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那姿态, 仿佛她身处的不是战场,而是在不知道哪里的花园里散步。

    不,或者说, 以她的实力,无论去哪里都可以当成是散步。

    相比之下, 黑川归实的心情就很复杂了。

    他之前觉得女子与攻略对象很相像, 所以就有些怀疑, 还想回头去找来着, 没想到对方居然自己出现了。

    玉藻前,她, 不, 确切的来说,应该是他。

    黑川归实记忆中的, 他攻略的玉藻前,毫无疑问是男性。

    可现在却身着女式和服,做这样的打扮, 无论是言行或者说举止姿态, 都与贵族女子无异如果不说的话,没有人会质疑对方的性别,这个念头根本就不会有。

    世人对玉藻前的印象,又是祸国倾城的, 这就很矛盾,黑川归实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也不知道玉藻前到底是怎么想的,要把自己变成这个样子。

    玉藻前一路向前走去,依旧保持着不紧不慢的步调,直接越过了黑川归实,站在了他的前方,微微仰头看向半空中的羽衣狐,以及她身后的大黑球。

    ……不,并不是将黑川归实无视了,玉藻前在经过黑川归实身前的时候,分明是回眸看了他一眼的。

    眼含笑意,像是一路望到了极深极远的地方,百媚生。

    明明什么都没有说,黑川归实却奇异的明白了他的意思。

    玉藻前大概是打算,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完再来找他,搞不好是要好好“叙叙旧”。

    理解了这一点的黑川归实,十分迅速的虚了。

    ……现在偷偷溜走还来得及吗?

    “千年夙愿,只为产子,不得不说你的执念真是强啊,”玉藻前对羽衣狐这么说道,“在这一点上,也许该褒扬你。”

    执念,狐狸大概都是执念深重的动物吧,他也一样。

    玉藻前的思绪忽地飘到了许久之前,他心爱的人,那名被命运所戏弄,不得已穿上裙裾的少年,伤心的对着他啜泣。

    ‘我不是女孩子,我没有办法给你生孩子。’

    那孩子这么说着。

    啊,那个时候的自己,真是既心疼又开心,仿佛整个心脏都揪成了一团,只想将他紧紧的抱在怀里。

    若是能够永不分离就好了,可是现实总是不能如愿。

    可是现在,已经找到他了,所以玉藻前觉得,只要将之前那些分离的日子,再弥补回来就好了。

    “不过,说自己生下的是安倍晴明,就有些过了。”

    玉藻前微微眯起眼睛。

    安倍晴明的母亲是白狐葛叶,而他认识葛叶,并且与其是多年的挚友,也受过对方的许多帮助。

    甚至在葛叶离开以后,他还收到她的委托,要去稍微照看一下安倍晴明,所以,他对安倍晴明也能说得上是熟悉。

    现在这个情况的话……

    羽衣狐对于自己孩子的身份像是十分确信的样子,能够推测的,大概就是那名阴阳师,将安倍晴明的名号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羽衣狐这样的身份,哪怕是与人类生下了孩子,那也是半妖,她的孩子能够有利用母亲转生从而让自己复生的计划,想来也是个有野心的人。

    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将作为妖怪的羽衣狐带在身边的,那么羽衣狐极有可能是被安置在了不引人注目的,偏僻的地方,他则时不时的过去看望。

    羽衣狐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下,对于京城中发生的事情,应该也是不怎么知晓的,安倍晴明的名声极大,她的孩子某天回来,告诉她说安倍晴明就是自己,她也不会有丝毫的怀疑,全然的相信,并且为之感到骄傲与自豪,同意了自己孩子的计划,痛苦沉沦的上千年,只为了达成夙愿。

    转生这件事情,说得轻巧,对于羽衣狐来说,她却是已经死了数次。

    那是她的夙愿,更多的,也是她孩子的愿望。

    这件事情往简单了说,其实就是一位母亲为了达成孩子的愿望而不惜一切代价而已。

    所以羽衣狐别的暂且不论,她真的是一名深爱着自己孩子的好母亲。

    “你在说什……”

    “我理解你的心情,”玉藻前用着几近叹息一般的语调,“若是失去了所爱之人,这个世界,也再没有什么可惧怕的东西了。”

    就死亡都变得那么的微不足道,甚至能称得上是解脱。

    羽衣狐根本不知道玉藻前在说什么,或者说,在她明白玉藻前的身份开始,脑子就已经开始混乱了。

    那边有赤影一个还不够,现在又来一个玉藻前。

    而比起实力不明的赤影,显然是玉藻前,这只传说中的大妖更让她感到焦虑。

    用人类的标准打个比喻的话,那就是身边放了个核弹。

    羽衣狐拼命思索着现在能够打破这个僵局的办法,因为她实在是拿捏不准玉藻前的立场,按理说这种大妖没有必要掺和进来,可在友方跟敌方之间,她感觉玉藻前大概率应该是后者。

    这就很致命了。

    但是,虽然玉藻前没有跟那名之前出现的人类少年有交流,可她就是感觉,那名少年跟玉藻前大概也有交集,这让她更加的不解。

    这人类,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仅能让赤影认自己为主,甚至还认识玉藻前这样子的大妖。

    忽然,羽衣狐的脑中浮现出了一个想法。

    这非常冒险,可万一,要是成功了,那就能够将胜局完全确立下来。

    羽衣狐咬着指甲,最后下定了决心,对着底下的众人笑了起来。

    “抱歉,真是失礼了,我只是太惊讶了,没想到玉藻前大人居然会出现,真是有失远迎。”

    她这么说着,然后在话音落下的瞬间,身后的尾巴以破空之势袭向了黑川归实。

    不杀掉也可以,只要能够威胁到这个人类,他们便不敢轻举妄动,也就能够控制了!

    羽衣狐的速度非常快,而在出手的瞬间,她下意识的关注着玉藻前的动向,甚至跟其对上了视线。

    让她感到诧异的是,对方似乎早就料到了她的动作,可脸上却依旧带着耐人寻味的微笑,没有动作。

    ……明明察觉到了却没有动手??

    以玉藻前的实力,应该是能够挡下的才对。

    难不成她猜错了?其实玉藻前跟这名少年之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联系??

    在这瞬间羽衣狐的脑中划过许多念头,然后下一刻,她感到尾巴上传来一阵剧痛。

    她的尾巴被挡下了,可却不是被挡在黑川归实身前的赤影跟刀剑付丧神挡下的,而是半路因为突然升起的疼痛而缩了回去。

    “这是,这是什么!”

    羽衣狐尖叫道。

    她的尾巴上染上了紫色的气,比她见过的任何妖力都要不详,就像是在逐渐往里侵蚀一般,令她痛苦不堪。

    这东西不妙,非常的不妙。

    意识到再这么下去会发生更加糟糕的事情,羽衣狐当机立断,将自己的尾巴斩断了。

    她的表情因为痛苦而有些扭曲,看向了玉藻前,嘶吼道:“你是,你是早就知道了会这样??”

    所以才没有出手,因为早就已经预见了她的结局。

    而玉藻前却是摇了摇头,道:“不,稍微,跟我想的有些不一样呢?”

    他眯起眼睛,往黑川归实的方向望去,最后将视线停在了他的胸口,那里有东西正发着紫色的光。

    玉藻前知道那是什么。

    八岐大蛇的力量,可是,他又是在哪里,是怎么招惹了八岐大蛇的?

    ……在那天之后,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周围的,无论是妖怪还是阴阳师们,都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事情发生得实在是太快,从玉藻前出现开始没救超出了他们所能理解的范围。

    “什、什么?怎么了?羽衣狐大人的尾巴这是……”

    “羽衣狐大人好像很危险的样子,那我们现在是要怎么办?”

    “为什么鵺还不出现?”

    因为局势的转变而成了乌合之众的,羽衣狐的手下们在窃窃私语着,除了那些对羽衣狐忠心耿耿的,剩下的这些,说白了,不过都是些用来凑数的。

    “现在是什么情况?”

    花开院柚罗抹了一把脸,都不知道到底是哪跟哪了。

    “玉藻前跟羽衣狐起了冲突?”

    在她旁边,飘在半空中的花开院秀元耸了耸肩,道:“就算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呀?”

    “……那接下来是要做什么?要是成功羽衣狐封印了,那玉藻前……”

    “羽衣狐的事情还没有进展呢,你就想着玉藻前。”花开院秀元道,“小柚罗还真是有志气呀,难不成还想将玉藻前也封印了?”

    “这种事情,想想就好了哈,想想就好。”

    “你……”花开院柚罗有点想骂人,哪怕对方是自己早就已经死了几百年的老祖宗,“说到底,这玉藻前的出现就不正常吧!”

    玉藻前不是已经死了吗!

    花开院秀元摸了摸下巴,道:“是的呢,按照传说的话,玉藻前的确早就化成杀生石了。”

    “那为什么……”

    “可传说毕竟还是传说,没有真实的依据。”花开院秀元打断了花开院柚罗的话,“就像是,羽衣狐说,她的孩子鵺,是那名传说中的大阴阳师安倍晴明,你相信吗?”

    要说信不信的话,花开院柚罗自然是不相信的。

    她自己本身就出身于阴阳师世家,她对安倍晴明的各种事迹,自然也是从小听到大的,更别说是一般的世人了。

    安倍晴明的形象,那就是掌握阴阳之理,退治妖怪,保护京城的平安,可以说,“平安京”这个词里的“平安”二字,有一半都是安倍晴明撑起来的。

    可在羽衣狐的口中,安倍晴明的立场却彻底的反转了,站在了黑暗的那一边,她肯定是不能接受的。

    羽衣狐还要逼问那忽然侵蚀了自己尾巴的到底是什么力量,下一刻,一股却感觉毛骨悚然,那是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让她的瞳孔紧缩,下一刻猛的向后退去。

    而就在她退开的下一刻,一道从天而降的雷带着让人惊颤的气势瞬间劈了下来。

    那道雷带着圣洁之力,竟一下子将笼罩着京都的妖气以及瘴气都劈没了大半,阳光从散开的乌云中心倾泻了下来。

    连奴良陆生都觉得自己妖怪的状态都有些不稳定的起来,因为他之所以能够一直保持着妖怪状态,就是因为满溢京都的妖气。

    有妖怪声音颤抖的问出了今天问得最多的问题。

    “那是,什么?”

    而花开院秀元则正色起来,睁开了眼睛。

    “那是……”

    神雷。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

    嗯,根据现在已经揭露了的情节片段,你们可以猜测一下平安京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xx

    非常混乱就对了,混乱到让现在的黑川少年绝望的程度。

    人物关系网就是一团毛线球(xx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幻月书院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