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书院 > 玄幻小说 > 爷是病娇得宠着 > 507:江唐番,雪维番,云生番,阿晚番

507:江唐番,雪维番,云生番,阿晚番

最新小说: 南景战北庭全文免费阅读开局我在大唐摆地摊末世之狂暴巨兽全能修炼从钞能力开始我儿子成了反派舔狗斗破之三生灵帝开局签到一只妖帝老婆藏海花王者之开局加入长城守卫军原来我是洪荒圣人

    六月八号,江孝林和唐想在盛德彼古堡举行婚礼。

    “冰雪,”江维尔在走廊叫他,“你来一下。”

    薛冰雪离席:“怎么了?”

    “唐想不太舒服,江孝林让你帮忙看看。”

    “好。”

    薛冰雪去了新娘休息室。

    江维尔刚要跟上去,裙摆被拽住了,是一只嫩生生的小手:“姨姨。”

    是小鸡总。

    小东西走起路来还一摇一晃,不是很稳:“姨姨,抱抱。”

    薛宝怡跟在他儿子后面:“什么姨姨,叫奶奶。”

    小东西奶声奶气地学着喊:“奶奶。”他张开手,要抱。

    江维尔把他抱起来:“我有这么老吗?”

    薛宝怡耸耸肩,笑得贼兮兮:“冰雪是我三叔,辈分摆那呢。”

    房间里头,薛冰雪刚给唐想把完脉。

    江孝林立马问他:“怎么样了?”

    薛冰雪简明扼要,就说了两个字:“恭喜。”

    是喜脉。

    江孝林愣神了几秒:“薛三爷,能回避一下吗?”

    薛冰雪回避了。

    唐想还穿着婚纱,坐在榻榻米上,她摸了摸平坦的小腹:“是我理解错了吗?”

    “没有。”江孝林把手覆在她手上,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恭喜啊,江太太。”

    江太太失笑:“我本来打算三十岁之后再考虑孩子。”

    房里没有别人,江孝林说话没个顾忌:“那你还不让我戴套。”

    江太太捏捏眉心,佯装头疼:“贪图享乐,自作孽啊。”

    “……”

    净胡说。

    离吉时还有半个多小时,江孝林帮她把高跟鞋脱了,扶着她躺下:“还很不舒服吗?”

    “刚刚喝了点儿水,好很多了。”

    “想想。”

    “嗯。”

    江孝林把她的头纱整理好:“以后不可以抽烟了。”

    “知道了。”

    她本来也戒得差不多了。

    江维尔在休息室外面等薛冰雪。

    他出来后她问:“唐想怎么样了?”

    “是喜脉。”

    江维尔笑:“双喜临门啊。”她挽着他,一起往礼堂走,“刚刚鸡总管我叫奶奶了。”

    薛冰雪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分明快三十了,偏偏那张脸还少年感十足:“不喜欢吗?”

    江维尔摇头,半是玩笑地问他:“薛冰雪,你都当爷爷,还不跟我求婚吗?”

    薛冰雪脚步骤然停住,不可思议地看她。

    她看上去与平常一般无二:“你一直不开口,只好我来说了。”她走到他面前,“我想三十岁之前结婚,你要不要娶我啊?”

    她离三十岁只有几个月了。

    “维尔,”薛冰雪眼眶都红了,“回去就结婚好不好?”

    很多很多年前,他就想过婚姻了,从年少起,到他而立之年,他的想象对象从来都只有她,只是他不敢开口。跟她交往都像是做了一场梦,他不敢大声,怕会梦醒。

    “不行。”她拒绝了。

    他眼眶更红了。

    接着,她说了后半句:“得找个黄道吉日。”

    一句话天堂,一句话地狱,他胸膛的那颗心脏一会儿上一会儿下,他汗都出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反悔了。”

    江维尔上前,抱住他:“我母亲在世的时候,家里有个规矩,未出阁的女孩子要是有过婚前性行为,就得立马嫁了。”她抬起头,眼睛里全是笑,“薛冰雪,今天晚上,你要不要来我房间?”

    他羞得两颊通红:“……要。”

    她踮脚,在他耳边悄悄说:“我等你。”

    他心如擂鼓,欣喜若狂。

    次年,江孝林家添了个小公子。

    同年腊月,薛冰雪家得了个小公主。

    ***明赛英阿晚番外篇***

    这是阿晚给明赛英当保镖的第二个月。

    “晚晚,我好累。”她刚收工,往保姆车的后座上一瘫,一双修长笔直的腿搭在了阿晚腿上,隔着薄薄一层黑丝,有意无意地蹭了蹭,“你给我捏捏腿。”

    她用眼神开车,撩得呀。

    坐怀不乱的阿晚无情地推开了,一副生了天大的气的表情:“你不知羞耻!”

    明赛英被他这个贞洁烈女的样子逗笑了:“捏个腿就不知羞耻了?”

    他气冲冲的,又气又恨又宁死不屈,更像极了要被淫贼玷污身子的贞洁烈女:“你水性杨花!”

    这成语用的。

    明赛英满脸问号:“我怎么水性杨花了?”

    还不止呢,阿晚又骂:“你勾三搭四!”

    不知羞耻?水性杨花?勾三搭四?

    说得怎么好像她在外面偷了人?

    明赛英觉得“小娇妻”这么偶尔无理取闹一下,也别有一番滋味,她伸手,端着“小娇妻”的下巴:“除了你,我还勾搭谁了?”

    阿晚头一甩:“哼!”他坐到前面一排去了。

    正闹着别扭呢,助理小金上车了。

    “明姐,谭哥刚刚给我电话,让你收工后立马回公司。”

    谭哥是明赛英的经纪人。

    明赛英目光不离“小娇妻”,拂了拂短裙:“他有没有说是什么事?”

    小金震惊:“你还没看微博?”

    “没看啊。”她哪有时间,“怎么了?”

    小金真诚地建议:“明姐,你怎么说也是个公众人物,多少关注一下娱乐新闻啊。”

    明赛英很听劝,立马打开微博。

    噢,她被拍了,一起被拍的还有个最近热度很高的小鲜肉。娱记用词很大胆啊,什么因戏生情,什么你侬我侬,什么共赴爱巢。

    不就一起吃了个饭嘛,而且导演还在后面呢。看这照片拍的,太不厚道了,难道导演长得丑就不配拥有镜头了吗?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林晚晚,你刚刚是吃醋了吗?”

    阿晚从鼻腔里挤出一个字:“哼!”

    这小傲娇鬼哟。

    明赛英直接勾住他的脖子,整个人贴过去。

    阿晚被这猝不及防的一记猛扑吓了一大跳:“你——”

    她直接用嘴给他堵上了,等“小娇妻”终于乖巧安静了,她才挪开嘴:“吃什么醋,直接吃我呀。”

    这是什虎狼之词?

    阿晚面红耳赤地把她推开了,然后一个重压,将她按在了座位上,只是他脑子被烧糊涂了,手按的位置不太妙。

    他刚要把手拿开——

    躺着不挣扎不抵抗的某人抛了个风情万种的wink,声音娇软到酥麻:“我软不软呀?”

    阿晚:“……”

    某个女流氓得寸进尺,伸出小手钻进他衬衣里:“你好硬哦。”

    阿晚:“……”

    他抓住她的手,握着不让动,回头看了一眼正睁大了眼睛在偷看到助理小金:“你能不能下车?”

    太劲爆了,小金舍不得走。

    某女好急色:“快,下去!”

    小金:“……”

    小金依依不舍地下车了,然后他在路边上蹲了十分钟时间,他也不知道车上发生了什么,他也不敢想,他还只是个孩子。

    当天,明赛英就发了一条微博:已有男友,圈外人~

    第二天晚上,明赛英就去了阿晚家,谁拉都拉不住。

    她一进门,一只穿了衣服、戴了帽子、看不清公母的鸡就冲她叫:“咯咯咯!”

    这鸡一身肉,生得好生贵气。

    抱着鸡的妇人烫了个羊毛卷,好生fashion。

    明赛英上前主动打招呼:“伯母您好,我是明赛英。”她今天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裙子,裁剪得体又大方。

    宋女士抱着双喜,看了一眼客厅里正开着的电视机,好难以置信:“你是张熹嫔?”活的张熹嫔!

    张熹嫔是明赛英上一部戏的角色,是个反派女boss,因为她长得太不良家妇女了,有狐狸精之相,就老是有人找她演坏女人。

    明赛英尽量的表情乖巧,尽量笑得本分老实、良家妇女一点:“是的,伯母。”

    宋女士把鸡放下,把阿晚拉到一边。

    客厅里。

    双喜:“咯咯咯。”

    明赛英:“……”

    厨房里。

    宋女士悄悄问阿晚:“她真是个女明星?”

    “嗯。”

    宋女士往客厅瞅了一眼:“那你把她带回家干嘛?”

    “她是我老板。”

    宋女士反应了几秒:“那你把她带回家干嘛?”

    阿晚别别扭扭地说:“她是我女朋友。”

    宋女士惊呆了!

    一分钟后,宋女士端了杯温水出去,脸上笑得和蔼可亲:“明小姐。”

    明赛英端正地坐着,双腿并拢斜放,双手置于膝盖,是标准的淑女坐姿:“伯母叫我小明就行。”

    宋女士便亲切地叫道:“小明啊。”

    “伯母您说。”

    阿晚:“……”

    开始了,家庭普查。

    宋女士把水果盘推过去:“家里也是帝都的吗?”

    明赛英用叉子叉了一块西瓜,用手挡着,小口小口地吃:“是的,伯母。”

    “父母……”

    宋女士觉得不太礼貌,就打住了。

    明赛英把叉子放下,抽了一张纸擦手,端的是大家闺秀的仪态:“我父母健在,他们都是生意人,家里还有一个弟弟。”

    说着说着,有点放飞了。

    “我今年26,没有不良嗜好,职业是演员,不过我不拍吻戏,也不拍激情戏,没有被潜规则过,因为家里有点小钱。”

    小钱?

    阿晚家这个小区就是明家开发的。

    宋女士有点难以置信啊:“你真喜欢我们家晚晚?”

    她毫不犹豫,且坚定不移:“是的伯母,我非常喜欢他,如果您同意让他跟我在一起,我一定会让他下半生享尽荣华富贵。”

    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也是,不然怎么会看上她家傻儿子。宋女士越瞧这姑娘越顺眼:“你既然喜欢我家这小子,”宋女士很豪爽,很大方,“那你就带走吧。”

    明赛英:“好的伯母!”

    阿晚:“……”他是一棵白菜吗?说卖就卖,价都不讲一下?

    之后,明赛英陪宋女士看了两集电视剧,又剧透了半个小时,在宋女士得知大boss张熹嫔最后会死于杖刑之后,才让阿晚送人姑娘回家。

    两人刚到楼下。

    仗着夜黑风高,明赛英口罩也不戴,笑得得意洋洋:“林晚晚,你现在是我的了。”

    阿晚害羞:“我不是。”

    “你是。”

    “我不是。”

    明赛英抬起手,指腹在他喉结上点了点,她邪魅一笑:“小东西,再嘴硬,我就吻你咯。”

    “……”

    阿晚拿她没办法了:“行吧,随你的便。”

    就这样,他彻底放弃了抵抗,并且从了某人。

    “我送你回家。”

    “不用送了,你亲我一下就行。”

    阿晚左看右看之后,迅速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就是这么一下……

    明赛英被拍了,圈外男友曝光,林晚晚跟着上了热搜。

    不过,热度没有持续很久,就被另外一则娱乐消息给压下去了——萧云生演唱会跌下舞台,重伤。

    第五医院,骨科办公室。

    何医生刚查完病房回来:“太奇怪了。”

    同科室的赵医生问:“怎么奇怪了?”

    “我一个病人,昨天晚上刚送过来,手臂动脉都被割破了,刚刚我去给他换药,伤口居然结痂了。”

    半天不到,动脉破裂的地方就长好了,搁医学上,是完全不可能的。

    赵医生不太相信:“怎么可能,你记错了吧。”

    “绝对没有,患者是个歌手,我还认得他,怎么可能记错。”说着何医生就要去调病人资料。

    “何医生,”年轻的女医生进来了,“3406房的病人已经转给我了,麻烦你把就诊资料移交一下。”

    女人穿着白大褂,脖子上挂了听诊器。她长发,杏眼,戴着一副银色边框的眼镜,知性利索又不失俏皮,白大褂下面的一双腿细长得过分。

    何医生答复:“行,马上给你。”

    “谢谢。”

    女医生随即出去了。

    赵医生目光一直追着出去:“咱们医院什么时候来了这么漂亮的女医生?谁啊她是?哪个科室的?”

    何医生也忍不住抬头再瞧上一眼:“普外的,是钟博士的女儿,履历漂亮得吓人,你就别想了。”

    叩、叩、叩。

    有人敲门,萧云生坐起来:“请进。”

    女医生进来:“你的就诊资料我已经处理了,不会泄露出去。”她上前,伸出手,“介绍一下,我叫钟古里,你的主治医生。”

    萧云生看了一眼她夹在口袋上的工作证,伸手:“你好。”

    手握了几秒,他松手。

    对方却没有松,她浅浅一笑,左边有一个不太明显的酒窝:“可以给我签个名吗?我是你的粉丝。”

    :。: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