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书院 > 仙侠小说 > 九天 > 第七百三十二章 最后一阵

第七百三十二章 最后一阵

最新小说: 洪荒之永恒天帝从余欢水开始签到带着斩魄刀纵横斗罗开局签到一个美女姐姐我点万物化灵黄庭叩仙门我拯救了银河系路易的奇幻冒险木叶之我只会大招阁下何故乘风起

    大阵连番被破,整片战场的走势,已然无人可以预料且控制,但与之相反的是,如今处于最前面,或说对整片战场来说,已等于是最后面的第四阵,地火阵中的方贵,却还一直老老实实的呆在阵里,仍然在承受着那地火阵时时刻刻逼过来的熊熊烈焰,勉力支撑着。

    这时候,最先被破的反而是后面那些大阵,方贵急不得。

    因为地火阵被破,整片战场,便等若是打开了一个口子,里面的北域修士,反而会不顾一切的逃将出来,所以最前面的地火阵,倒成为了一时无人顾得上的一方遗阵……

    而从一开始,方贵便知道太白宗主的用意,这时候便也只能忍着。

    他破不得阵,便只有强行镇住这一方阵,给其他的北域修士机会,让他们破掉十门鬼神阵里的其他大阵,直到最后,这一方战场奠定了胜局,然后他们才会来助自己破阵,在此之前,方贵无法争些什么,也无法改变些什么,除了忍耐,还是忍耐,忍耐大阵之威!

    轰隆隆!

    随着越来越多的大阵被破,关州群山之下,地脉之力反而更为集中,皆向着地火阵与最上首的万神阵涌去,无法形容的强大地火,节节暴涨,焚烧着地火阵中的一切……

    而此时的方贵,则已平静了自己的心神,静静盘坐于阵中。

    他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家宗主在做什么,他只是在得到了宗主的传音之后,便非常有耐心的等着,宗主既然让自己镇住这一方大阵,那自己就镇住这方大阵,他相信太白宗主一定会有自己的安排,在破掉了其他的大阵之后,一定会腾出手来,帮着自己破了这地火阵。

    阵外,是修罗战场,血气盈天。

    阵内,是烈焰滔滔,焚烧着他的肉身,法力,五脏六腑。

    谁也不知道这时候方贵一直被地火阵烧着,是什么样的滋味,更不知道连续被烧了三四天,是个什么样的滋味,他们只能隐隐的去猜测,以这地火阵的威力而论,普通的修士,或说元婴,大概最多撑得盏茶功夫,便已飞灰烟灭了,但方贵,却足足撑了好几天时间……

    而且,他还在继续撑下去!

    也因为他一直在撑着,反而让人觉得,或许他多撑一会也没什么……

    他的法力,都已耗尽,甚至连他的大道遗宝之力,也已渐渐耗尽了神威,不过也好在,这时候方贵便开始动用了那九颗九转造化丹的药性,他将这些药性,尽数化入了自己的血脉之中,滋生法力,然后再继续对抗着那地火阵的焚烧,时时刻刻,对抗地火之力……

    这是已经远远超过了极限之后,又不停的推向新的极限!

    九转造丹化里的仙源之力,无尽药性,在这地火的威力之下,正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挥散,滋养着方贵的肉体,并在这地火的锻造之下,与他的肉身生出非同一般的变化!

    烈火炼真金,神焰锻宝身。

    在这过程之中,九转造化丹的药性、青木仙灵、魔山怪眼、阴阳灯盏,甚至是那些北域修士的愿念,魔山汲取来的邪气,都正在发生一种奇妙的变化,他们或与方贵的神识相织,或与他的法力相融,或与他的肉身相合,便如不同的材料,正在炼成一种前所未有的仙金。

    时间一分分过去,变化一分分出现。

    一天,两天,三天……

    而在此时,阵外的战场,也已经经过了数日的厮杀,即将进入尾声。

    战场之上,可见随处狼藉,尸臭盈天,遍地残肢碎尸,地上的血流干涸了再铺上,一层一层,大地被轰得破裂,然后再填上,山势地形,变了一回又一回,北域的修士,死去了一批又一批,但也有新的加入进来,在这样一片浩大的战场之中,随波逐流,忘却了生死。

    这同样也像是一片洪炉,在炼出一种异样的气质。

    没人敢与这样的北域修士厮杀,因为他们看到这些北域修士已经成为了疯子。

    乱山阵被阵,流光阵被破,妖月阵被破,鸩风阵被阵,暗雷阵被破……

    率领着鬼神侵袭北域修士的雾岛鬼王,在与太白宗主一场酣战之后,终于是心下怯惧,选择了退让,而散乱的鬼神,也像是失去了所有的主心骨,开始拼命的后退,而那些在各州尊主的率领之下,集结成大阵的情况下绞杀北域修士的尊府神卫军,也选择了后撤。

    他们不能不撤了。

    原本他们以为绞杀北域修士,只要这些人的伤亡超过一成,北域仙军便会溃散,可结果却是,这些没有了退路的北域修士,皆疯狂了,他们的伤亡,甚至已经超过了七成,但他们还是没有退,因为没有退路,倒是尊府神卫军,伤亡越了三成,却已有了崩溃的迹象!

    “都住手吧……”

    忽然之间,愁云惨淡,死寂悲凉之中,有一个声音,传遍了偌大战场。

    这战场之中,有无数沉浸在杀伐之中,几乎失去了神智,或是一些本就已经身受重伤,几乎陷入了昏迷之中的人,皆抬起了头来,看向了那个声音传来之处,目光竟似呆滞。

    此时的关州群山,战场之中,已只剩了两座大阵门户。

    一座,是最前首的地火阵,一座,则是位于最后首的万神阵!

    而这声音,正是从万神阵之中传了出来,那大阵之上的神光流转,可以看到此时的万神阵上,元辰子静静的盘坐于高空之上,与这战场之上所有的人都是一身血气,伤痕累累不同,他甚至没有被溅到半点的血污,周身灵光,都没有受到一点影响,满身灵蕴,如同仙人。

    “何必要做到这么狠?”

    他的目光,正看向了这片战场,低声说着:“你们想将整个北域葬送于此吗?”

    这声音里,竟似有些心痛与质问的味道。

    但战场之上,所有人都在看向了这位曾经的北域七圣之一,雾岛最强的阵师,甚至随着这一战结束,他也有可能会成为如今的天元,最负胜名的阵师之一,没有人回答他的话,因为被这战场之上的血气蒸腾,厮杀数个昼夜,已有太多人暂时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无论是杀或是被杀,都已经有些麻木了。

    “十阵还未全破,这场大战,自然还是要……持续!”

    有一个声音回答了他的话,迎着无数人的目光,便看到了此时的太白宗主,只见他这时候已是一身的血污,身上滚滚血气,已经如渊如海,弥漫天地,而他的肉身,也尽数缠绕着血污,乍一看去,这时候的他,像是整个人都沉浸在了血气之中,像是地狱钻出来的冤魂。

    此前的他,一身白袍,如今的他,则是一身血衣。

    渐渐沥沥的血液,还在从他的衣袍之下,向下淋落,身形过处,像是洒着血雨。

    “需要做到这一步吗?”

    元辰子看着险些认不出来的太白宗主,声音低低的问道。

    太白宗主挥动大袖,慢慢踏着虚空向前走去,距离万神阵的门户越来越近。

    “你觉得呢?”

    他反问着元辰子,普普通通的话里,像是蕴含了无穷魔意。

    “我没想过你敢做到这一步!”

    元辰子低声开口,目光复杂的看向了太白宗主,低声道:“这一战与我想的也不同,在我看来,这一战甚至不应该出现,即使出现,也不该以这种形式出现,北域本就不值得拯救,所以就算心有不甘,离开便是,修行中人,超然于世,又何必被这狭隘之念所困?”

    “以前的北域或许不值得,现在呢?”

    太白宗主掏出了一块手帕,慢慢的擦掉了脸上的血污,笑着向元辰子问道。

    元辰子抬起目光,看向了这片战场,只看到了无数或麻木,或沉默的提着手里的兵器,一言不发,看向了自己,或是看向了这万神阵后,那惊恐而瑟缩着的鬼神与尊府修士。

    “现在的北域,确实与我想的不一样,但你也不会成为他们的英雄!”

    元辰子目光转回到了太白宗主的脸上,道:“他们甚至有可能会找你复仇!”

    “如果他们敢来找我复仇,便说明他们已经成为了我希望他们成为的人!”

    太白宗主笑了笑,道:“那还是成了!”

    元辰子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但是你这个代价太大了!”

    “不付出这样的代价,又如何能为北域改天逆命?”

    太白宗主笑了起来,道:“闲言莫讲,只剩了最后一阵,该破掉了!”

    一边说着,他已然来到了万神阵前,准备一步踏入。

    “且慢!”

    但在这时,元辰子竟似不忍,挥手止住,死死的看向了太白宗主,看着他身周弥漫的血海,与那绕身而飞的冤魂,低喝道:“这最后一阵,本是我专为你布下的,你擅神字法,我便以神字法为基,你散神字法于天下,我便尽收诸方道统神字法为己用,我本想借此阵与你较量,看谁才是北域真正通晓神字法的人,可是这时候的你,确实还要入我这万神阵么?”

    太白宗主没有回答,只是看向了元辰子。

    倒是元辰子的眼中,竟似已露出了些同情之意,沉声厉喝:“你的神识,已经达到了极点,你炼化无尽血气冤魂,远远的超过了你的承受极限,这时候你只要踏入我万神阵半步,便会是神魂崩毁,飞灰烟灭的下场,你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只会成为万鬼之食!”

    “这……”

    冷不丁听得这番话,远远近近的战场之中,古通老怪也好,息家家主也好,四十九剑萧剑渊也好,甚至还有那半空之中,如今尚未出手的仙殿中人也好,尽皆大惊,死死的向太白宗主看了过来,这才发现太白宗主的身形之诡异,肉身都已开始了崩裂,伤口遍布全身。

    他身上的血,不只是别人的血,更多的是他自己的。

    太白宗主修炼魔功,成就血河,借自己对神字法的擅长,借血河之力为己用,屡次对抗强敌,这一次,他更是借这一片战场上的无尽血海,化作己身之力,大战雾岛鬼王,别人看来,这一切都是顺其自然,却不知道,实际上他已然为此承受了无法形容的反噬之力。

    神字法终究是有限的。

    他修炼的归元不灭识再强,但也有极限所在。

    如今,便已远远超过了那道极限……

    所以元辰子才问他要不要入阵,只要他一入阵,神念碰撞,便会彻底崩溃。

    “我自然要入阵!”

    太白宗主在无数人的目光交织之中,则忽然笑了一声,像是已经变得无比轻松,然后他抬步迈入大阵之中,没有分毫犹豫,反而望着元辰子道:“其实北域也不比东土差了,人都是一样的人,北域所缺的,只不过是有人来告诉他们一个最为简单的道理而已……”

    “你不肯死,我不肯死!”

    声音慢慢飘在了战场之中:“那么,大家便只会一起,生不如死!”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