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书院 > 仙侠小说 > 赝太子 > 第八百二十章 未必是真心投效

第八百二十章 未必是真心投效

最新小说: 神魔书精灵之饲育屋青猿传我抢了999种异能一切从锦衣卫开始我娘子天下第一宠妻狂魔别太坏夏小汐墨夜霆好孕连连:总裁爹地霸道宠丝丝入骨七十年代白富美

    “举人?”

    门子往里禀报,得到消息的是才出来的简渠,有点惊讶一笑,想着:“主公现在虽贵至亲王,比刚入京时也有根基,但根基尚浅,举人拜见,万一是有用之才?”

    “或可以一见。”

    主公入京的幕僚,最高也不过是举人,想到这里,简渠说着:“将人请到小花厅,我见一见。”

    说着,就先一步到小花厅,到时,府卫已将白举人请了进来。

    二人一见面,简渠就暗暗点了下头。

    白举人满脸书卷气,身上穿半旧不新的袍子,气质宛青竹,十分符合时下之人的审美。

    光是这气质,就让简渠有了些好感,等将人让入座,二人略一交谈,简渠更是大喜过望。

    无它,实在是此人言之有物,简渠在西南多年,又辅佐代王,所说是泛泛还是有才,自然能够听出来。

    “白先生有才呀!”

    而且,白举人还表示,有古籍要献给代王,简渠自然能看出,此人有心投靠自家主公,当然不觉得献书有什么不对,这是礼,笑着:“白先生愿意,我这就带你去见主公?”

    白乐康微笑着:“学生求之不得!”

    “那就好,主公正在藏书院,白先生在此稍后,简某这就去禀报主公!”简渠起身说着。

    寻常人来拜见,到简渠也就挡下了,没急事,最多是事后报告给代王,可面前这人却是有才之士!

    这样的人,不赶紧拢到主公碗里,谁知道会不会被别的权贵拢去?

    当下,简渠就兴冲冲的回去。

    苏子籍这时正坐在房间,慢慢消化四本书的内容,刚刚睁开眸子时,就听到外面响起简渠的声音:“主公,现在可方便?”

    这声音,透着欢喜。

    苏子籍起身出去,就看到简渠笑容满面站在门外。

    “有何喜事?”苏子籍惊讶的问。

    简渠高兴说:“今日有一举人来拜见您,来自延州城,名白乐康,是一乡绅家出身的举人,此人年纪才三十出头,却言之有物,胸怀锦绣,这是良才,您一见便知!”

    “真的?”苏子籍听了也很高兴,总算有人纳首就拜了:“走,文先生,我们这就去。”

    一抬眼看见文寻鹏,叫着一同去。

    文寻鹏本想说话,略一沉吟,也就跟上,抵达了小花厅,就见里面一人,站在墙前看话,似乎在出神。

    这是个三十出头的人,苏子籍环视一眼,也暗暗点头,光这气质就不俗,就是不知是不是如简渠所说,内有锦绣。

    见过后,闲谈几句,白乐康就赞:“大王清理淫祠,京城之风为之一清,实在功在千秋,不仅仅此时,百姓也必受大王之益,实在是让学生佩服!”

    苏子籍笑着摇头:“这是皇上之旨,小王不过是执行,言重了,言重了,不敢贪天之功。”

    “大王实在谦虚。”白乐康却话一转:“只是大王现在清剿,只是治标,尚属于小处。”

    “小处?”苏子籍一怔,有点惊讶,问:“那大处呢?”

    “大处,就是不能流于外表,要治标,就得使诸神立下盟约,加入朝廷的祀典,这才是正本清源。”

    说着,白乐康就打开带着的小木匣子,从里面取出一卷,递了过去:“这是学生所写十一条,希望能对大王有助益。”

    “……有些过急了。”苏子籍这样想,有点失望的接过来,翻开一看,眼中闪过惊艳。

    这十一条写得很不错,条条精辟。

    “莫非此人的确有真才,只是不太懂官场规矩?”

    可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对,把这卷给了简渠,简渠方才听了就有些惊愕,此时接过看了,越发眼睛发亮。

    这是大才啊!

    而文寻鹏看过后,则只是舔了舔唇,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苏子籍目光落在文寻鹏身上,问:“文先生可有什么想法?”

    文寻鹏犹豫了下:“臣也觉得甚好,没什么可补充……只是,是不是太快些?”

    可以说,十一条已是将诸神限制这事的各种细节都想到了,条条框框都列出,已没有需要补充的地方。

    苏子籍显得很认真,默默听完,又问:“白先生大才,还请详解十一条,为小王解惑!”

    白乐康忙说着:“大王折煞学生了。”

    这位白举人就针对苏子籍的提问,连连回答,妙语连珠,连文寻鹏听着,都连连点头。

    白乐康见自己折服了其他人,很是得意。

    苏子籍面上赞叹,但最初看完一册后惊喜,却犹被冷水一样给浇灭。

    “白乐康妙语连珠,回答皆言之有物,可【为政之道】仅仅+5,这说明此人就算说得再好,其实并没有才能,而是假借别人。”

    要不是经验值造不了假,明明白白展现出来,苏子籍也不信,这气质出众言之有物妙语连珠的举子,竟并无内在锦绣,只是个庸碌之辈!

    “这十一条或有人教,别的学问却不行,可以一试。”苏子籍不动声色,继续交谈着,来回几次,确定了。

    “原来此人竟是有人教他来,本身学问,不过一般,难怪多年不中进士。”

    “那谁使他上门?”

    苏子籍就笑着,对白乐康说:“事大,还请先生住在本府,让小王能多多请教,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白乐康见自己果然入了代王的眼,还被邀请入住,心下一松,笑着:“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等举人笑着答应了,被苏子籍令人带去休息,苏子籍坐着一动不动。

    简渠率先恭喜:“大王,今日府内又多一个人才,可喜可贺!”

    文寻鹏却若有所思,沉着脸,脸上没有一分喜色,说:“只怕未必是真心投效。”

    这话让简渠一愣,苏子籍却已想明白了,微微一笑:“文先生一言中的,此策怕是连环计,我要依此策行事,怕连鲁王的结果都没有。”

    鲁王是皇帝的亲子,皇帝曾经也对鲁王有过考虑,就算是犯了大错,也依旧享有亲子的待遇,只从亲王降为了郡王。

    鲁王并不能与太子相比,虽触犯到皇帝底线,可并没有带给皇帝威胁。

    在不曾被威胁到情况下,皇帝还是可以做一做慈父。

    苏子籍就不同了,名义上,他是太子之子,与皇帝隔着一辈,只是孙辈,更何况是乡野长大,与皇帝有杀父之仇的孙辈?

    可想而知,苏子籍真触到皇帝底线,皇帝会怎么做。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