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书院 > 历史小说 > 丞相保重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心血来潮

第一百九十七章 心血来潮

最新小说: 星际之宝妈威武星际争霸之欧雷加的黑暗帝国星际战争:守护者联盟星际巡游官星际异界商人星际修仙时代星际系统之帝国崛起星际我最大星际女神有点冷星际逆袭指南

    天色放晴,大雨过后,田野的农庄蒙上了一层水色,焕发一新。

    桓璎双手搭着肩膀,看向了杨羡,一脸防贼的表情。

    “你昨晚和苏婴姐姐做什么了?”

    “就是她喜欢研究法器,所以来我房间研究啄龙锥,一时入迷,所以待得有些晚了。”

    虽然只相识一天,不过显然桓璎对那只九尾妖狐很有好感。

    “骗谁呢?一定是你使了什么阴谋诡计,将苏婴姐姐骗到了你的房间。若不是我发现的早,你就会图谋不轨!”

    “.......”

    杨羡真的是被桓璎的想象力折服了。无奈,他耸了耸肩,跑去一边捡柴火去了。

    不过桓璎显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杨羡走到哪,她就跟到哪?

    “你别走啊!心虚了是不是?我说对了是不是?你就是看着人家漂亮,想要图谋不轨了是不是?”

    景瓶儿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心里五味杂陈。

    昨夜,她发现苏婴进入了杨羡的房间。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便是撺掇桓璎去搅和。景瓶儿既害怕苏婴会对杨羡不利,又害怕他们之间会有什么。

    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态,便是景瓶儿自己也说不清。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更不知道自己在这件事情中处在什么立场?

    景瓶儿很想要很潇洒的将洞中之事忘却,可是却发现自己的心,总是被那个男子所牵动。

    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是关心异常。

    犹记得,那年大雪封山,草原的天格外的冷。她的师父一袭白裙,立于雪域之中,恍然如仙。

    景瓶儿的师父是个大美人,便是岁月也未曾在她的身上落下痕迹。可是景瓶儿记忆之中,那副绝美的脸上却是总挂着忧愁,目光之中,有着深深的哀伤。

    年幼的景瓶儿曾经问过,师父为什么总是愁眉不展?

    她的师父只是微微一笑,道了一声故人已逝,未可追也。

    景瓶儿虽然不明白这话语之中复杂的情绪,但也明白,她的师父是为了一个男人。

    年幼的时候,景瓶儿曾经心中不解,自己的师父为什么这么愚蠢?景瓶儿只要勾勾手,便会有一大帮的男人围着她转。

    可是现在,她终于有点明白了。

    潇潇马鸣,让景瓶儿的思绪回转到了现实之中。

    一辆罗盖马车,在十数骑士护卫之下,来到了的农庄之前。

    “这是?”

    一个内侍从马车之中走了出来,聚集了农庄之中大部分人目光。

    “王仁何在?”

    那内侍声音尖细,音量却是很大,本在一旁捡着柴火的杨羡和缠着他唠叨的桓璎都被这一声震惊了。

    杨羡走到了农庄门前,听得那内侍一声。

    “你便是王仁?”

    杨羡点了点头,却见这内侍从一旁的盒子里拿出了一封圣旨。

    “接天子旨意。”

    杨羡拜下,那内侍展开了红色黑边的圣旨,朗朗读道。

    “永和七年六月初五,皇帝策曰:王仁有功于国,特拜谏议大夫,秩六百石。”

    短短的一句话,却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惊诧不已。

    这已经多少年了,当今天子自从回到神都,成为了桓武手中的傀儡之后,她下过的旨意屈指可数。

    而这一次,天子居然绕过了尚书台,绕过了梁侯府,直接给一个梁侯府的客卿封了一个谏议大夫。

    官不大,事情却不小。

    杨羡心中一笑,躬身接过了那封圣旨。

    “臣谢天子厚恩。”

    梁侯府。

    桓武最近的心情一点也不好,因为蜀国的使者杨纯将近,更因为天子忽然发下的那道圣旨。

    桓武召集了两、三个亲近的属臣,商议这件事情。包括赵业在内,在场的三人都是跟随桓武数十年的老人。

    二十年前,桓武奉迎天子于神都,他们便跟在桓武的身后,眼见大周天子重新登上了她的先辈坐着的那张宝座。

    天子是桓武用来号令天下的宝器,可是天子却从来不甘心成为桓武手中的宝器。

    二十年来,天子只出过几次手。可每一次,都让他们心惊胆颤,如临大敌。

    赵业印象最深的那一次,天子召大司马杨忠入京觐见。杨忠奉天子之命,聚十万大军,欲北出中原,饮马河洛,剑指神都。犹记得那年,杨忠号令一出,四方响应,天下云聚。

    那一次,神都惶惶,桓武以及一干臣属更是处在末日一般。后因杨忠早逝,才消弭了一场兵祸。

    而最近的一次是在十二年前,边境蛮族作乱。天子封徐州牧陈士为征东将军,假节北上御敌。

    陈士整军八万,一路西进,连陷十五座大城,中原几乎陷落。陈士列兵神都郊外,声威赫赫。后被赵业施下反间计,陈士最终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桓武才收复了失土。

    自从那次之后,桓武与天子之间的裂痕已深。虽没撕破脸皮,可桓武对天子的监视越加紧密,在皇宫内外安插心腹,排除异己,几乎架空了天子。

    到如今,天子能够保持控制的地方,已经缩小到了自己寝殿周围。

    十二年了,年代久远,可对于天子的手段,赵业却是记忆犹新,丝毫不敢小觑。

    “主公,杨纯将近,天子的心思怕是又动起来了。”

    桓武深吸了一口气,笑道:“我知道。只是却是不知,天子这一手棋,究竟意在何方?”

    一个梁侯府的客卿,便是有炼药之能,又能如何?桓武实在想不明白,天子想要做什么?

    那日方雨亭将子午钺带回,将这件事情始末写成了文书上报。说起了那个神秘的女子,顺带提了一句王仁捡到了子午钺。桓武并没有在意,谁知道将文书副本送呈之后,天子却有如此反应?

    “多年不见天子出手。今日这一子,天子的棋力却是越发高深啊!”

    桓武从来不认为夏云杺会心血来潮,封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为六百石的官员,仅为了兴趣。这看似随意的举动,其中深意,却是让他捉摸不透。

    “十二年了,天子再度出手。我总要给她一个面子,应下这一手。”

推荐阅读: 御心香帅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