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书院 > 科幻小说 > 死亡短视频 > 第六十三章 天价鱼和夜钓的人

第六十三章 天价鱼和夜钓的人

最新小说: 开局一双波动眼谋入相思霍格沃茨的提督斗破之双生武魂在火影开副本那些年万界点名册无限灵石该怎么用莫道天涯武临洪荒我能召唤老婆

    雍坊传世有三宝,石鱼、山泉和烟草。

    这是近两年一个版本的《雍坊市志》里,特意邀请的一位全国知名的民俗艺术家,他所作的序言里的第一句话。

    作为这本市志的开篇,这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本地人几乎没一个人看这玩意儿。

    当然了,有没有这句话,真去看市志的人也是少之又少,这句话的功效只是雪上加霜而已。

    但凡一个长年生活在雍坊的人,只要看见这篇序言,首先就能确定一件事,作序的这人,绝对不是雍坊市的本地人。没有一个雍坊人,会拿石鱼当宝贝。在雍坊市,石鱼所代表的,只有不详。

    老人们口口相传,石鱼,原本叫做尸鱼,最早是吃死人的尸体为生的。

    还有一种说法也流传颇广,尸鱼,哪里是什么鱼,那根本就是死人的鬼魂变的,所以也叫鬼鱼。

    无论是哪一种说法,总之,在雍坊市,是没有本地人会去吃这种鱼的。

    直到几年前,据说是一个外地人无意间吃了一条石鱼,竟然出人意料的美味鲜香。

    这件事的真假已经不可考证了,也没人会无聊到去探究这么一件小事。可不知道是炒作,还是真的美名远播,总之,雍坊的石鱼打那起就出了名,周边的饕客开始络绎不绝的慕名前来。

    短短的几年时间里,这条亭石河靠市区的沿岸,便开了几十家以石鱼为招牌的农家乐。

    尽管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人来到雍坊,就为了吃上一口正宗的石鱼,可雍坊市的当地人,依然对这种鱼敬而远之。

    就张巍知道的,那些打着石鱼招牌的农家乐,在做员工餐的时候,都是另外用一口专门的“内部锅”。对于自家所谓的美味石鱼,也是一点不沾的。

    这事情,其实很多外地人也都知道,但依然不断有越来越多的食客前来。从消费心理学上来讲,这是对品牌和口碑的追逐,是一种从众心理。

    可未尝又没有人类天生的猎奇心在作祟,殊不知,好多闻名在外的鬼屋,改建成酒吧之类的场所之后,也是生意火爆。

    不管是什么原因,总而言之,雍坊石鱼,算是在周边打出了名气。

    雍坊人对石鱼讳莫如深的原因,还出于这种鱼的一种特性。大白天的时候,石鱼几乎是不可能钓上来的,想要钓到石鱼,只能是晚上,越是到后半夜越是容易。

    曾经有不信邪的所谓钓鱼高手,蹲河边钓了一整天,从早上到傍晚,整个人都快晒成人干了,也没钓到一条石鱼。

    如果非要从科学的角度去解释,估计也能说得通,什么生物习性之类的。但张巍从来没有去查阅过相关资料,作为一个雍坊人,他对石鱼提不起一丝兴趣。

    现在跟林阔聊起亭石河,聊起石鱼,一方面是最近的灵异遭遇,让张巍对这种神神怪怪的事情有了更多的关注。

    另一方面,纯粹就是作为张薇的弟弟,对林阔这一晚上拙劣表演的不爽,极度不爽。

    “要按你这么说,雍坊人对石鱼这么忌惮,那这些农家乐里的石鱼是哪里来的?”林阔已经完全被眼前的这条河,以及河里的石鱼,吸引了注意力。

    “钓上来的呗,你知道石鱼多少钱一斤吗?农家乐里卖给顾客六百六十六一斤,从外面采购也是一两百一斤。你算算,一天钓个两三斤鱼,就是近五百块钱的收入,纯的。”

    “为什么是钓?要这么值钱,直接弄条渔船去捕鱼多好,一天不得上万的收入啊?”林阔奇怪的问道。

    “没人敢这么干,钓几条石鱼,已经是我们当地人能够容忍的极限。这就好比那些职业抓野蛇的人,你跑人家村子里的坟场去抓蛇,一条两条的,大不了追着骂你几句。你要敢开着挖掘机去刨了整个坟场,你说这个村子里的人敢不敢玩儿命?”

    一路说着关于亭石河和石鱼的古怪传说,三人走到了河边观光路段的尽头,眼看着时间已经快到十二点了。

    张巍最近对这个时间点很敏感。

    “行了,回吧。你是跟我们回去,今晚跟我挤一挤,还是自己找个酒店住去?”张巍看着林阔问道。

    他已经做好了林阔死皮赖脸的准备,就等着怎么给丫怼回去了。可是,林阔却没有回答张巍的问题,他依然看着面前的亭石河。

    出于职业的敏感性,以及林阔作为一个警察的专业视角,他看到了一些不易发现的东西。

    “那边,就是河边的杂草丛里,好像有人。”

    张巍和张薇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就为林阔解开了疑惑。

    “肯定的啊,就是那些夜钓的人,还不少呢,每天晚上都有起码好几百个。”这次说话的,是张薇。

    亭石河里,每到晚上,就有大量前来夜钓石鱼的人,对于本地人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这些人里有本地人,也有不远几十公里专门开车来的外地人。而且都不是什么夜钓爱好者,说白了,都是奔着石鱼的天价来的。

    皆为利来,皆为利往。

    “为什么他们都不开灯?我听说,夜钓是有专门的夜钓灯的。”林阔看来是真对石鱼产生了浓重的好奇。

    “开了灯,就肯定钓不到石鱼了,早就有人试过了。”

    说着,张巍给林阔讲了一个本地流传甚广的故事。

    说是有一对外地的偷情男女,大半夜的开车出来,准备尝试一种情趣特别的战场。

    这对性情中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选中了亭石河,手牵着手就下到河滩上的草丛里,向着幸福奔跑。

    激战正酣的时候,那女的突然觉得不对,总感觉有人在偷看自己。害怕之下,女人中止了这场决斗,这让那个已经箭在弦上的男人十分不痛快。

    这哥们儿也是个脾气很有个性的人,裤子都没穿就打开手机电筒,冲着四周围骂骂咧咧的要抓出偷窥的死变态。

    结果,他成功了。

    当场就有一百多个“死变态”落网,也不知道到底算是谁落在了谁的网里。

    “真的男人,敢于以一敌百,哪怕这一辈子,只有一次!”张巍严肃的说了这一句,作为这个故事的句号。

    旁边的张薇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这故事她当然听说过,雍坊人都拿这当酒桌上的段子讲。

    林阔也夸张的大笑了起来,张巍咬牙切齿的发现,这孙子又开始偷摸盯着自己的姐姐看了。

推荐阅读: 我的医仙老婆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