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书院 > 都市小说 > 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 > 第748章 踩着花瓣而来

第748章 踩着花瓣而来

最新小说: 不可描述的无敌治世小商人超强恋爱:男神来自地狱太古圣皇盛芳神女宠夫:师尊你要乖情难向北若爱向南大清四福晋阴阳师龙之证梦里什么都有

    !

    真特么的害怕刚才会喊出阿光哥哥,但是特么的一声亲爱的杀伤力貌似更大。

    周若琳喷水,引来了全场的瞩目,大家都默认为周若琳被刺激了,伤心了,难过了,扎心了。

    以此类推,她心里肯定还没放下阿光,一直都惦记着呢。

    周若琳抽了几张纸擦拭嘴角,“不好意思,呛到了。”

    阿光单手搂着何敏的腰,态度不似刚才那么亲和,“没事吧?”

    周若琳帅气的摆手,“没事啊!”

    众人落座,全场的焦点都在他们三个身上——

    阿光在给现任夹菜;

    阿光在给现任倒水;

    阿光在给现任剔鱼刺;

    现任夹了一块肉,挑到阿光嘴边,哄孩子似的张大嘴巴,“啊……”。

    卧槽!

    尼玛!

    阿光目光往周若琳闪了闪,张开嘴巴很配合的吃下了那块肉。

    靠……

    何敏柔柔美美的笑道,“好吃吗?”

    阿光点头,“好吃,特别好吃。”

    众人:“……”

    尼玛,狗粮已经不按把量了,直接给一袋子。

    何敏是个很会来事儿的人,见这一招奏效,继续夹菜,一会儿茄子,一会儿青菜,一会儿带鱼,一会儿芦笋……

    周若琳一开始吃的挺淡定的,可是吃着吃着鼻子酸的实在难受,她心里对阿光有那么一丝留恋,因为她无法释怀初恋的滋味。

    可是她没想到,阿光居然能当着她的面,就坐在她旁边,这么明目张胆的往她身上捅刀子!

    高景安在隔壁气的跺脚,玛德,这种人渣!

    不能等了,不能忍了!

    高景安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现在过去,记住我交代的。”

    放下电话,高景安继续听那边的动静,好在他提前在送给周若琳的衣服上装了窃听器,不然真的想不到她会受到这种委屈。

    奶奶的!阿光是吧,老子让你光光!

    周若琳鼻子酸,眼睛一热几乎掉泪,她埋头吃菜,尽量忽视身边两个人渣。

    门外,服务生走来,手里抱着一大束鲜艳的玫瑰花,目光在里面环顾。

    明媚一筷子放在盘子上,“阿光,不带这么秀恩爱的吧?”

    何敏也柔美一笑,“亲爱的,谢谢你。”说完居然旁若无人的亲了他一口!

    我……擦!

    不给阿光解释的机会,何敏主动起身,“给我吧。”

    服务生笑道,“你是周若琳小姐吗?”

    何敏伸开的手僵在半空,回头看向了周若琳,目光几乎带着杀气。

    周若琳蒙圈儿了,“给我的?”

    “是的周小姐,您的玫瑰花。”周若琳呆呆的看着那束含苞待放的娇艳红玫瑰,傻了。

    明媚哗哗哗鼓掌,“若琳!追求者居然这么快送上门了!”

    周若琳抱着鲜花微笑,“我不知道谁送的。”

    “哎呀,管谁的送的!这束花不简单,每一朵都来自法国,看成色是极品哦,追求者一定是个富豪,品味也很不错!若琳,你果然是告别一颗歪脖树,收获一片森林!”

    行家明媚故意强调了花的档次,字里行间讽刺阿光。

    何敏已经知道了周若琳和阿光的关系,心里自然滋生了攀比,并且想一脚把她踩下去!

    何敏扯了扯阿光的袖子,委屈的扁扁嘴,“亲爱的……”

    阿光好像能从她不同语调的三个字里面听出她的指令,马上宠溺的笑道,“马上。”

    说着马上,阿光叫来了服务生,“甜品可以端上来了。”

    周若琳被一束花治愈的很舒服,可是心里也在打鼓,谁送的?

    精致的甜品端上餐桌,骨瓷盘子上面小小的一块心形的小糕点,奶酪的底座,榛子铺洒一层,白松露装点其上。

    “这是特意给你准备的,喜欢吗?”阿光顺顺何敏的长发。

    “喜欢,这个形状和材质都是我喜欢的。”

    明媚扶额,不会在里面藏戒指吧?尼玛,老掉牙的梗不要用了啊!

    然而,阿光的惊喜就是那么老套却那么的有杀伤力,甜品里面藏着一枚精巧的钻戒,看大小足足两个克拉。

    “哇!好漂亮!谢谢你亲爱的,我好喜欢!”何敏整个人都贴到了阿光怀里,大秀亲昵,旁若无人。

    周若琳死死抱着玫瑰花,拉开椅子道,“我去洗手间。”

    明媚不安的看看她,“若琳……”

    周若琳笑笑,“我去撒个尿而已。”

    众人:“……”

    画面和配音很不河蟹啊。

    何敏美滋滋的套上那枚戒指,捧住阿光的脸亲了一口!

    这一幕,恰好被走到门口回头的周若琳看到。

    扎心的滋味,挨刀子的钝痛,居然这么的深刻。

    当属她痛的晕倒在小吃街,现在难道真的要晕倒在厕所吗?

    站在盥洗台前,周若琳闭上眼睛,喉咙翻滚,生涩难忍。

    她打扮的漂亮富丽又如何?她戴着名贵的首饰又如何?在相恋的人面前,一个人的力量怎么对抗那炙热的甜蜜?

    周若琳眼眶通红,泪水在打转。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周若琳。”何敏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她戴着那枚戒指,中指上闪闪发光。

    颐指气使的高傲笑容,把周若琳看做了敝屣。

    周若琳冲刷手,“何小姐,你不和你亲爱的继续恩爱,来这里找什么优越感?”

    “何敏呵呵讥讽,“周若琳,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对阿光根本就是余情未了,当初他跟你分手和我在一起,你很不服气吧?”

    当初?她并不知道何敏的存在。

    如此说来,真是可笑了,阿光劈腿了啊……呵呵哒,什么狗屁的出国,什么异国恋不长久,什么事业,放尼玛的屁!

    何敏继续道,“我和阿光在国外一起工作,哦,去的是我爸爸的公司,他没告诉你吧?这次阿光回来,是替我爸爸管理中国分公司的,我们下个月订婚。”

    周若琳听她一字一句说完,不知不觉手在水龙头下面冲了好久,冲的两只手冰凉。

    “所以,你是来告诉我,阿光看上的是你爸爸的钱,而不是你?恭喜!”

    “别酸溜溜的,你刺激不到我,对我来说,阿光图我什么都无所谓,只要我们在一起就行。”

    呵呵哒!呵呵呵哒!!

    周若琳竟然无力反驳了,尼玛,还反驳个屁!

    何敏扭着腰肢去里面的格子间,周若琳深深吸一口气,心还是很痛,怎么办?

    还是没出息的想哭怎么办?

    摇摇晃晃的走出女卫生间,周若琳实在忍不住,在走廊捂着嘴巴低声抽泣起来。

    她那么固执的坚持,那么深刻的相信,原来是一个笑话,一个谎言!

    “若琳。”

    一个怀抱恰逢其会,直接把周若琳抱在怀里。

    是阿光。

    “滚!”

    阿光反而抱得更紧,“若琳,你听我解释,我和她之间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其实你不了解,我心里爱你,真的,但是我事业上……”

    “阿光,你不觉得臭吗?”周若琳仰头,用猩红的眼睛瞪他。

    “臭?”

    周若琳轻蔑的戳戳他的胸口,“刚才有人放屁。”

    “你……”

    “不是我,是你!”周若琳斜了斜唇线,恣意的冷笑。

    阿光的脸瞬间很难看,“若琳,你现在生气,我可以理解,但是你给我点时间,我家里的公司好转后我一定找你。”

    “拉倒吧,你让我滚我滚了,你来找我?你当我是皮球,还滚回来?”周若琳扯了扯自己的裙子领口,傲慢的挺起胸膛。

    “阿光,看清楚,我周若琳的男人,比你强一万倍!”

    阿光错愕,“我知道衣服很贵,这不是你自己买的吗?”

    周若琳咯咯笑,“我自己?我有男人宠着爱着,我犯得着自己买?我男人随便一张嘴就能吞掉你的公司,信吗?”

    “周若琳!你要不要脸!你给我滚开!”

    何敏从里面冲出来,上前就撕扯她的衣服,用力之大勘堪要把礼服撕裂。

    “死心不改是吗!霸着我男朋友,贱人!”何敏将阿光和若琳分开,挡在两人之间霸道的宣布主权,完全把周若琳当成了破坏感情的第三者。

    “周若琳,我想起来了!我说你怎么眼熟呢!恩科董事长你都敢高攀,你真是不要脸的很啊!阿光,你没见新闻吗?高景安和米娜的第三者就是你的前女友,她是专业户了!”

    阿光的眼睛也变了变,“若琳,你怎么能做这种事?”

    周若琳仰头大笑,仰头是为了不让眼泪流出来,更是不让他们看到自己眼底的惶恐。

    她有什么资本在这里替自己吹牛?她赖以吹牛的资本——她唯一可以用来当挡箭牌的高景安,刚刚爆出了新闻,而她……是第三者。

    她还能说什么?刚才吹了一半的牛皮,只能自己收回来。

    周若琳只对阿光笑笑,一言不发,清者自清!

    再次回到饭桌,周若琳的坏心情已经无法用一束玫瑰治愈了,她拿起手包,“明媚,我先回去了,你们玩儿的开心。”

    何敏趾高气昂的挡在门口,“各位,你们恐怕还不知道吧?周若琳今天这一身行头,都是她当小三赚来的,一套六七万的礼服,你们真以为普通员工买得起!”

    她哗啦打开手机,指着上面的照片道,“她是强行插足高景安和米娜爱情的第三者!”

    怎么会?!

    包括明媚在内的人都诧异的看着周若琳,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们只当记者胡说八道,刚才压根没人提。

    现在看周若琳的目光,全都变得很暗昧。

    周若琳苦笑,“明媚,你不信我?”

    “我信!我当然信!”

    其他人全部拿出手机,新闻炒的很热,而且有人爆料了更多后续,说的有鼻子有眼。

    周若琳站在众目睽睽之下,好像被撕开了衣服走向邢台的罪犯,大家的眼神已经表明了一切。

    即便他们是她的同学。

    真的……好无力。

    何敏挽着阿光的手臂,“而且,刚才你们的好同学还试图抢回阿光,直接抱上我家阿光了呢,我好心告诉大家,不要被她骗了!”

    众人的目光从暗昧变成了审视和拷问。

    周若琳死死揪着名牌手包,是……再名牌的包,也会疼。

    悠扬的小提琴声从外面飘进来,悠扬抒情美好的经典曲目《致爱丽丝》,随着音乐传来,门外自动让开一道路。

    之间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的乐手沉醉的弹奏着曲子,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公主裙造型的六层高蛋糕,旁边铺满玫瑰花。

    服务生推着餐车进来,面带微笑,举止得体。

    接着,十个端着餐盘的服务生站成了两道,整齐的列队。

    旋即,小提手慢慢的走到周若琳的身边,绕着她走了一圈,将几个高音弹奏的分外优美。

    在众人诧异的神情中,何敏又看向了阿光。

    可阿光更迷茫!

    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跑进来,牵住周若琳的手,小天使般拉着她往外走。

    周若琳傻傻的不知所以。

    她刚走出包厢的门——

    旋即,容颜饭庄的大灯悉数关闭,一束追光打亮,如同通天而降的银色瀑布,洒落在她的身上。

    追光连着一道圆弧光波,连接到了那一端。

    高景安手中拿着一支半开的玫瑰花,站在环形楼梯的那端,花瓣如同下了粉粉的春雨,随着音乐的节拍飘飘洒洒……

推荐阅读: 御心香帅莽荒纪校花的贴身高手后宫如懿传巫神纪一念永恒大主宰重生之纨绔一世玄界之门龙王传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